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蹦床与技巧 >> 竞技蹦床 >> 相信人生水到渠成 国际级陆春龙详谈新规则

相信人生水到渠成 国际级陆春龙详谈新规则

2017-07-10 10:20:00    华奥星空

  华奥星空太原7月10日电 (记者 郝铮)“从战略上要藐视敌人,从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这句话是毛主席战略和策略思想的集中表达,也是奥运冠军陆春龙经常提到的一句话,“称它为我的座右铭也不为过。我一直是一个努力学习、努力工作的人,我也相信水到渠成。”

  出现在2017年“高飞”杯全国蹦床冠军赛裁判席中的陆春龙风采依旧,以前是运动员,现在是裁判员,两种身份角度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自然不同。他表示自己作为裁判员的工作内容和内心状态都与原来有着天壤之别。好的道德修养和好的业务水平,再加上不断学习的精神,陆春龙延续着自己对于蹦床事业的那一份执着和热爱。

  畅谈执裁:关乎赛果和运动员生涯的大事

  “做运动员的时候,脑子里面就一件事,上场要发挥好。但是做裁判员,要考虑的便很多,规则、眼力、手速等等都需要具备相当的能力。”陆春龙讲道。

  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蹦床金牌获得者,陆春龙在2013年全运会之后选择了退役。之后他并没有离开蹦床这项主业,目前除了国际级裁判员的身份,他还是江苏蹦床队的领队。身为裁判员,陆春龙明白,“不可以有一点点失误。运动名次决定了运动员的命运,这是责任特别重大的事情。必须要有责任心。”

  在上一个周期还只是国家级的裁判员,随后凭借自身的努力通过严格的考核,陆春龙在今年年初成为了国际级。这是一份责任,也自然压力山大,“做裁判千万不能有‘无所谓,我就来打个分’这种心态,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要有职业操守,督促自己不断进步。”

  由于刚刚晋升国际级没有多久,陆春龙现在还没有执裁国际赛事的经历,他特别期盼随着自身能力的提高,可以早日被体操中心举荐,“我也需要继续加强学习,特别是综合能力,比如外语能力、比如更高的业务能力和瞬时眼力,这些辅助技能都是一名优秀裁判员所需具备的品质。”

  长谈东京周期:不能惧怕更不要妄自菲薄

  蹦床在我国虽为新兴项目,但其发展迅速,特别是北京和伦敦两届奥运会都为中国体育代表团贡献着冠军。在刚刚过去的里约奥运会,伴随着体操项目的低迷,蹦床的成绩也不尽理想。

  “过往的几届奥运会,中国蹦床队其实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包括备战里约之时,我去队里看望过他们,我觉得他们非常有实力。里约这个周期,我们做得很好,没有问题。”陆春龙认为不能以金牌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中国蹦床队是一支王者之师。

  “我们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可能有点小遗憾,不应该纠结太久。”在今年的全运会过后,新一个周期即将开始,陆春龙看到昔日同场竞技的队友董栋涂潇们仍然奋斗在竞技赛场上,不尽钦佩感油然而生,“他们对于事业的这一份执着精神,以及他们所保持的竞技水平,都非常令人感动,为了国家的这一份荣誉,一直在坚持。”

  陆春龙相信中国蹦床在东京奥运会中定会回暖,“成绩比起里约会有进步的!”同是体育人,卧薪尝胆,付出智慧,感同身受,“作为裁判员,我也有我的战场,能够执裁奥运会的裁判员只有20至30人,至少是二级裁判员。我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资格,我也会继续加油努力,希望这一天能够快快到来。”

  详谈新规则:解读四个分值 中庸和谐是道

  目前蹦床项目在打分规则上有了一定的调整,在四个分值技术、难度、位移和高度的评判上,可以说较之以前越来越趋于清晰透明,为的就是公平公正。

  以这次冠军赛为例,男子网上个人冠军董栋的得分是61.425分。其中技术17.00分、难度17.10分、位移9.70分和高度17.625分这四项分值,构成了他的最终评分。陆春龙介绍到,“选手在比赛中的位移和高度都是机器测量出来的,难度分虽然是人为打出来的分,但是动作摆在那里,什么动作什么难度,评判标准是固定的。也就是说,只有技术分是裁判员打出来的,董栋这17分的技术分占他的总分的1/4,另外3/4的分数几乎可以是非常客观的存在了。”

  同时陆春龙补充到,“在难度分的定夺上,虽然是人为来记录的,但它依然是非常透明的。比如是屈体还是团身,是依照身体的夹角来判断的。大于多少是屈体,小于多少是团身,这靠裁判员眼力和瞬时记录,错不了。错了是要被投诉的!”

  而比赛中的6名技术裁判,在打出分后还要去掉两个最高,去掉两个最低,只取中间两个分数。这一切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希望蹦床项目能够公平公正、健康运行。

  有过运动员经历的陆春龙在做了裁判员之后,对于项目也有了更加透彻的认识,“高度和位移是个矛盾体,高度越高,出来的角度便会位移越大。我个人理解的运动训练并不是在某一个点上做到极致,而是在几个因素之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平衡点,在理想的高度、理想的位移和理想的翻转速度中,找到平衡。”

  陆春龙经常和自己带的运动员交流对于项目的看法,他的解读也往往令年轻人有着醍醐灌顶般的感受,“我觉着咱们的老祖宗特别有智慧,几千年前就提出了‘中庸和谐’。套用到蹦床上,那什么是和谐呢?就是把高度、难度、位移和技术协调好,便是和谐,把这四个分值做到中庸,自然就和谐了。”

  闲谈心态:拿捏好生活和工作的度

  陆春龙年少成名,奥运冠军加身,此后他选择出国留学、成家立业、裁判晋升,每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前进。可是他却很抗拒“成功的男人”这样的称呼,“千万别这么讲,是我心态好,也挺知足常乐。”

  他现在的领队一职,日常要进行队伍的管理工作,“我的多重经历使得我很适合做这份工作,能够理解运动员。省队是竞技体育金字塔的中间环节,如何承上启下,发现好苗子、培养他、过度一下、送往国家队,最终是给高精尖提供支持。”陆春龙觉得自己现在的性格越来越好,努力把事做好,接受一切结果。

  同时作为一名裁判员,陆春龙更是希望自己能够从一个裁判的角度,告诉队员们运动员和裁判员各自应有的工作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可能性,“去帮助他们,明白自己所走的路,走向东京奥运会的路。”

  “我很有自己的一套辩证方法,我的理念是先有一个好的心态,才有顺利的事业和生活。有些事情不要太刻意,自然水到渠成。不是每一件事情都有一个完美的结果,我始终会这样提醒自己。”陆春龙一直表示,生活和工作同等重要,他都希望能够经营得好。不负初心,不忘始终,生活便也不会亏待,未来是每一个现在所串连起来的,明天自会走来。(完)

责任编辑: 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