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操艺体 >> 国际体操 >> 现代奥运会体操比赛回顾1920—1936年

现代奥运会体操比赛回顾1920—1936年

2020-06-30 18:30:00    中国体操网

  1896年,体操进入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从健身消遣变成了一项备受关注的奥运会项目。奥运会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和意义,用了40年;体操亦然,需要时间获得世人认可。

  即使经历了5届奥运会,体操究竟涵盖哪些内容,仍然很难量化。体操是否应该从田径运动中脱离的争论也一直存在。1920至1936年间,现代奥运会进入第二阶段,真正具有体操性质的比赛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体操运动未来的发展也逐渐清晰。

  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

  (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开幕式 来源:国际奥委会)

  此时的体操比赛还仅限男子参赛。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奥运会,体操运动的身份危机全面暴露出来。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到安特卫普奥运会这8年受第一次世界大战影响很深,人们没有时间思考体操是一项什么样的运动。因此,1920年奥运会的体操比赛和1912年一样,包罗多种形式,设立个人全能比赛和三项不同的团体比赛——后者分别迎合时下流行的三种 “体系”(译者补充:欧洲式、瑞典式和自由式。)

  三者的细微差别早已湮没在奥运会历史中而无法考证。能够确定的是,“瑞典式”比赛是没有器械的健美式集体赛,自然深得瑞典人欢迎。最终,仅有的三只参赛队伍中,瑞典队抓住机会,战胜丹麦和比利时,赢得金牌。

  仅有两个国家,丹麦和挪威参加了“自由式”团体比赛;裁判也仅有两名,一名丹麦人和一名挪威人负责打分。每支队伍有多达60名队员,参赛国家的不足,全靠运动员的绝对数量弥补。最终,丹麦摘金,挪威夺银。

  本届奥运会的另一个大赢家是意大利。1908和1912年奥运会体操英雄阿尔贝托·布拉利亚(Alberto Braglia)为意大利体操打下第一片江山。这一次,在“欧洲式”的比赛中,乔治·扎姆波里(Giorgio Zampori)领衔的意大利队,战胜了其他四支队伍获得了冠军。扎姆波里获得过1912年奥运会团体金牌,并在1924年帮助意大利实现卫冕。后来,他成为意大利男队的教练,执教长达30年。

  1924年巴黎奥运会

  (1924年巴黎奥运会,南斯拉夫选手莱昂·斯图凯利,单杠和个人全能冠军 来源:国际奥委会)

  1924年奥运会重返巴黎;同时,个人单项比赛自1904年以来首次亮相。这是迄今为止体操项目奖牌榜最具多样化的一届奥运会。冠军来自法国、意大利、瑞士、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等多个国家。

  斯洛文尼亚出生的里昂·什图克利(Leon Stukelj)表现最为抢眼,代表仅建国6年的南斯拉夫参赛。他10余年的职业生涯从巴黎开启,共获得6枚奥运奖牌。1999年,什图克利去世。他是最长寿的奥运冠军,去世之时距离他101岁生日还有4天。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 女子体操团体赛-法国队 来源:国际奥委会)

  1900年奥运会起,女子可以参加少数项目的比赛。而直到1928年,体操才允许女性参赛。当时,性别平等尚未实现,女子体操仅设有全能团体比赛,而男子比赛却有7项;但最终女性得以参赛,对参赛选手来说意义重大。

  男子体操比赛使用传统器械,但女子比赛却较为随意,各国可以选择双杠、高低杠、肋木架和跳马等不同器械比赛。这就导致动作差别很大,裁判们难以评判优胜者。

  荷兰女队获得团体桂冠,载入史册。经历了辉煌时刻的女队成员却以悲剧收场。成员中的五名犹太体操运动员——斯特拉·阿格斯特利贝(Stella Agsteribbe)、 艾尔卡·德·莱维(Elka de Levie)、莱娜·诺德海姆( Lena Nordheim)、安娜·波拉克(Anna Polak)和朱德·西蒙斯(Jud Simons)中,只有德·莱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幸存了下来。余下一名成员艾莉·范登·博斯(Alie van den Bos)于2003年去世,享年101岁,是最长寿的奥运会女子冠军。

  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

  (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鞍马比赛中的匈牙利选手伊斯塔凡-佩勒 来源:国际奥委会)

  由于美国较远,以及受大萧条的影响,1932年奥运会上的体操参赛人数较以往少了很多,女子项目再次缺席,男子比赛也只有7个国家参加。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7块体操金牌中,强大的瑞士队赢得5枚。冠军成员中,只有全能冠军乔治·米兹(Georges Miez)前往加利福尼亚参赛。抵达后,米兹需经其他运动员投票允许后,才能参赛。在自由操中比赛中拿到一枚银牌后,米兹就退赛了。

  瑞士人缺席的情况下,意大利的罗密欧·内里(Romeo Neri)最强,获得了双杠和全能两枚金牌。匈牙利的伊斯特万·佩尔(Istvan Pelle)同样表现不俗,获得全能银牌、自由操和鞍马金牌。其余大多数项目的金牌都收入美国人囊中,比如第一次且唯一一次亮相奥运会的空翻和“体操棒”比赛,后者发源于印度武术,经欧洲传至美国。

  1936年柏林奥运会

  (1936年柏林奥运会,单杠季军 德国选手阿尔弗雷德·施瓦茨曼)

  有人预测,从1934年世锦赛结果来看,德国队和瑞士队有可能在本届奥运会正面交锋,但实际上这一场面并没有出现。阿尔弗雷德·施瓦茨曼(Alfred Schwarzmann)和康拉德·弗雷( Konrad Frey)领衔的德国男队准备充分,在赛场上发挥得淋漓尽致,抢尽风头,夺得团体冠军,且各自夺得两枚单项金牌。

  洛杉矶奥运会上,体操比赛引入了许多额外小项。而本届奥运会的主办方选择让体操回归传统。为柏林奥运会首创的体操比赛形式-涵盖团体、全能和6项个人单项比赛—作为男子体操比赛的标准形式,一直沿用至今。.

  瑞士队的焦点是自由体操金牌获得者米兹,这是他第四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还有尤金·麦克(Eugen Mack),他在本届奥运会收获三枚银牌(全能、鞍马和跳马),此外他在1928年奥运会上还获得了两枚金牌(跳马和团体)。

  尽管女运动员尚未得到平等对待,本届奥运会最终设置了女子体操比赛。与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不同,本届奥运会统一了女子比赛项目,包括跳马和平衡木。同时,高低杠首次亮相,广受好评。

  短短16年间,体操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柏林奥运会落幕之时,现代体育运动几乎成形。

  周福弟编译自《国际体操联合会网站》2020年6月14日

责任编辑: 张夏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