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操艺体 >> 国际体操 >> 现代奥运会体操比赛回顾(1896年—1912年)

现代奥运会体操比赛回顾(1896年—1912年)

2020-05-20 11:00:00    中国体操网

  从1896年在雅典奥运会刚刚起步,到2016年里约令人心跳加速的紧张纠结,体操运动在奥运会历史上一直占据着特殊的地位。

  皮埃尔·德·顾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在计划复兴奥运会的过程中,深入一系列体育活动,将其发展为正式的体育比赛。于此同时,1881年,国际体操联合会成立。对于新兴的体操运动来说,这是一个好运的开端。

  由于古希腊已经出现体操运动,在日后现代奥运会上设置体操项目的想法,可能在当时就已经吸引了组织者的兴趣。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在1894年巴黎奥运会前的一次代表大会上,体操成功入选1896年雅典奥运会,成为九个竞赛项目之一。

  1896年雅典奥运会 — 第一届现代奥运会

  (德国体操运动员赫尔曼·魏因加特纳 1896年奥运会单杠冠军 来源:国际奥委会,阿尔伯特·迈耶尔)

  雅典奥运会于1896年4月6日至15日举行,为期10天。体操项目设在中间的比赛日,来自9个国家的71名男运动员参加了比赛。裁判员根据身体控制、力量、敏捷和能力等因素,来评判每位运动员的表现,希腊的乔治奥斯王子(Prince Georgios)也是其中一位裁判。

  由于没有人考虑过参赛运动员的年龄限制,希腊的迪米特里奥斯·伦德拉斯(Dimitrios Loundras)成为年龄最小的参赛选手,当时只有10岁。参赛运动员的人数限制规定也尚未出台,因此,东道主希腊有52名男运动员参加了体操比赛。其他8个国家的参赛运动员均没超过12人。所以,获胜者多为希腊体操运动员并不奇怪。约安尼斯·米特罗普洛斯(Ioannis Mitropoulos)和尼古拉·安德里亚科普洛斯(Nikolaos Andriakopoulos)获得吊环和攀绳冠军;瑞士出生的希腊选手路易斯·祖特尔(Louis Zutter)获得鞍马冠军。

  由11名运动员组成的德国队包揽了余下的冠军,包括团体双杠和团体单杠。在雅典奥运会上,德国获得的13枚奖牌中,有10枚来自体操运动员。3个年轻人表现最为抢眼—赫尔曼•魏因加特纳(Hermann Weingartner,单杠冠军、鞍马亚军、吊环亚军和跳马季军)、阿尔弗雷德·弗拉托夫(Alfred Flatow,双杠冠军、单杠亚军)和卡尔·舒曼(Carl Schuhmann,跳马冠军)——他们满载荣誉离开了雅典。

  魏因加特纳共获得6枚奖牌,包括单杠个人冠军,是最大的赢家。而擅长多种运动的舒曼在这届奥运会上竭尽所能,期间还参加了举重比赛,并赢得了古典式摔跤项目的冠军,尽管他比许多选手要轻得多。

  第一批体操奥运冠军中,有些人的人生令人唏嘘。魏因加特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幸存下来,却在1919年救人时,溺死于奥德河中。弗拉托夫和他的表弟古斯塔夫(Gustav),同是1896年奥运会德国队的成员,死于犹太人大屠杀,许多犹太运动员均在此期间丧命。

  舒曼一直活到1946年。他的身体一直很好,直到去世前10年,还出席了在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的体操表演。当年仅10岁的奥运会选手伦德拉斯比他们活得都长。他于1970年去世,是当时仅剩的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亲历者。

  设在世界博览会期间的奥运会:1900年巴黎奥运会和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

  (美国运动员朱利叶斯·伦哈特, 1904年团体和个人全能冠军。来源:国际奥委会)

  巴黎奥运会是1900年世界博览会的一部分,当时已经广泛普及,比赛从5月一直持续至10月才结束。体操比赛形式更是包罗万象,取消了单项比赛,以多种项目混合的全能取而代之。

  根据奥运会官方报告,“全能”比赛根据跳远、撑杆跳高和举重等11个不同项目的得分总和决定获胜者。但事实上,“全能”比赛涉及了50多种与 “体操”有关的项目。

  “全能”项目的赢家均为法国人,由冠军古斯塔夫·桑德拉斯(Gustave Sandras)领衔,第4至第18名,也都是法国人。这可能是法国在人数上的优势造成的:参加本届奥运会的绝大多数体操运动员都来自东道主法国,就像1896年的希腊一样。

  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轮到美国人大显身手。这也是首届奥运会以金、银、铜牌奖励第一、二、三名选手。本届奥运会再次设在世界博览会期间。这更像是美国人自己的比赛,除了1名瑞士选手和7名德国选手,其余选手均是美国人。

  可想而知,比赛结果也是美国人横扫领奖台。此外,美国冠军队伍的人员构成也体现了东道主美国是个实实在在的移民国家。获得团体金牌的6个人中,仅1人出生在美国。

  安东·海达(Anton Heida)获得5枚金牌,是本届奥运会上最成功的运动员。其次是乔治·艾瑟(George Eyser),共获得6枚奖牌。年轻时,艾瑟左腿被火车碾压,截肢后安装了木质假肢。但在个人全能比赛中,他俩都没能战胜俱乐部队友朱利叶斯·伦哈特(Julius Lenhart),后者出生于奥地利,来美国仅一年。

  1908伦敦和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上的胜利与救赎

  (意大利选手阿尔贝托·布拉利亚 1908年奥运会 来源:国际奥委会)

  1908年奥运会本应在罗马举行,但1906年维苏威火山喷发,不得不另寻比赛地。这时,伦敦填补了空位。

  意大利的阿尔贝托·布拉利亚(Alberto Braglia)是第一个体操超级巨星—他出身平凡, 12岁正式训练之前没有在体操馆系统学习过体操,而是在父母位于摩德纳的谷仓里自学了体操的基础。到1908年,他成为了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并通过赢得奥运金牌证明了这一点。和前辈们不同,他一直保持较高的竞技水平。这是一个新现象。

  对这位伦敦奥运冠军来说,比赛生涯极其艰难:他在一次公开表演中肩部严重受伤,再无法从事业余表演;四岁儿子的夭折令他伤心欲绝。一系列打击令他神经崩溃。

  1912年,布拉利亚的生活回到正轨,并恢复业余训练。这位29岁的选手在斯德哥尔摩夏季奥运会上充分发挥优势,成为众多项目中第一位卫冕奥运冠军的体操运动员,并在团体全能比赛中获得了第二个冠军。

  第一次世界大战打破了布拉利亚三连冠的希望。但他与奥运会的联系并没有结束。他作为冠军意大利队的教练参加了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证明了他依然可以获得金牌。

  滑动图片和索引图:卡尔·舒曼(德国),1896年雅典奥运会,跳马运动员。版权:国际奥委会,阿尔伯特·迈耶尔

  周福弟 译自《国际体操联合会网站》2020年5月18日

责任编辑: 张夏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