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操艺体 >> 国际体操 >> 周福弟浅析2018年墨尔本体操世界杯系列赛

周福弟浅析2018年墨尔本体操世界杯系列赛

2018-02-28 12:44:00    中国体操网

  今年世界杯墨尔本系列赛于2月22日——25日,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行。这是FIG在2018年开局之年的第一个A级的国际比赛,以此拉开了2018年FIG比赛的帷幕。中国队在2017年世界杯墨尔本系列赛上,以6金3银2铜的优异成绩,为中国队在2017年赛季中打响了“开门红”的第一炮!为中国队在以后的世界杯系列赛,直至世界锦标赛上争金夺银,奠定了一个鼓舞人心的良好开端!“以赛代练”的计划,显然取得了不错的成效,无论是队员的稳定性还是国际赛场认可度都有所提升。从而使得中国男女队2017年度国际比赛中,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多的金牌和奖牌,创造了历史!

  在2018年世界杯墨尔本系列赛上,中国队依然派出了以二线队员为主体的运动员参赛。他(她)们克服了时间差和水土不服以及个别运动员生病而造成体力不济的诸多不利因素,最终还是取得了4金4银1铜的好成绩。此次墨尔本站年轻队员表现还不错,完成了检验冬训情况、积累比赛经验和锻炼队伍的目标。

男子比赛

  今年共有15个国家和地区43名运动员参加比赛。而2017年只有7个国家和地区运动员参加比赛。今年参加比赛的队伍数量比去年足足翻了一翻。但是,从参赛的运动员的水平来看,只有日本的龟山耕平获得过2013年第44届世界体操锦标赛鞍马冠军,以及中国的翁浩和日本的宫地秀享及安里圭亮等参加过2017年世界体操锦标赛,并获得了单项决赛资格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世界冠军级的大牌运动员参加。除鞍马和跳马两个项目之外,基本上以中国和日本两支队伍的运动员在较量。

中国队——发挥正常

  这次中国队派出了葛士豪(自由体操)、马跃(自由体操、吊环)、翁浩(鞍马)、吴小明(鞍马、吊环、双杠)、伍冠华(吊环)和谭迪(双杠)等六名运动员参赛。其中,翁浩和伍冠华两名运动员,均参加过2017年的墨尔本系列赛,翁浩还参加了2017年世界体操锦标赛 。这六名运动员参加了除跳马和单杠两个项目之外的其余四个项目的比赛(从报名单上看,有谭迪的单杠项目)。结果共有六人次进入了四个项目的决赛,并获得了2金(吊环和双杠)3银(自由体操、吊环、双杠)和鞍马第七名。中国队在吊环和双杠两个项目上,展示了明显的实力和水准,包揽了金银牌。在高兴之余的遗憾是翁浩在鞍马项目上的大失水准,完全出乎意料。在资格赛上暂列第二名的他,在决赛中接连在三个地方出现了他前所未有的重大失误——首先在“正交叉转体180度起倒立”的D组动作时,差一点在倒立位置上翻过去,而造成了屈腿和控制的重大失误;而后在完成“托马斯后移”时掉马的严重失误;最后,由于出现了两次重大失误之后,失去信心的他又在下法动作上出现了重大失误。结果以12.400(6.0 6.4 ),名列第七名,与奖牌无缘。这是他在2017年世界锦标赛决赛上出现失误后,时隔4个月后,再次在国际大赛上出现了问题。这恐怕不单单是技术上的原因了。其他运动员,基本发挥了应有的水平,达到了赛前的目标和任务。

日本队——表现不佳

  日本队这次派出了年龄较大的二线运动员参赛:安里圭亮(25岁)、宫地秀享(24岁)、龟山耕平(30岁)和武田一志(26岁)。其中,龟山耕平是2013年世界锦标赛鞍马冠军、安里圭亮和宫地秀享等,参加了2017年世界锦标赛,并在各自的强项中进入了决赛。应该将是具有一定的实力的队伍。虽然,日本队在六个项目中,除自由体操项目只有1人进行决赛之外,其他五个项目都有两名运动员进入了决赛。应该讲在资格赛上的成功率为91.66%,强于中国队。但是,在进入六个项目的决赛中,日本队却发挥得差强人意,仅仅获得了2金(自由体操和单杠)和2铜(吊环和跳马),落后于中国队。特别是前鞍马世界冠军——龟山耕平,在资格赛上以15.133分暂列首位。在决赛中却鬼使神差地出现了严重失误,最后仅以13.366(6.3 7.066),获得了第四名。再有在跳马项目上有着明显高于其他运动员实力的安里圭亮,在第一跳(6.0)时,就出现了严重失误。虽然第二跳获得了9.266的高分。但是,最终也是无奈以14.233,获得了一枚铜牌。在日本队中,表现最为特出的是26岁的武田一志。他共参加了六个项目的决赛,并获得了自由体操金牌、吊环铜牌、双杠和单杠的第五名、鞍马第六名和跳马的第七名。这几名队员并非是日本队的一线主力队员,而且,年龄也偏大。在今年的世界锦标赛上,除宫地秀享外,其他几名基本上是无缘参赛名单中的。

中华台北——一枝独秀

  在2017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曾获得了团体第五名、全能第七名和鞍马冠军的李智凯。在这次比赛中,他又是风生水起,继续延续着他的精彩表现,也让人刮目相看。他接连获得了鞍马银牌(14.833)、跳马银牌(14.450)和双杠第四名(13.800)。特别是在鞍马项目上的资格赛上,以15.133与世界冠军——龟山耕平暂列第一名。显示出他在鞍马项目上的高超技艺和稳定的水平。在2018年举行的亚洲运动会上,他在鞍马项目上,必将是金牌有力的争夺者之一!

女子比赛

  这次比赛共有来自中国、巴西、澳大利亚、印度、新西兰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23名运动员参加比赛。(2017年位6个国家和地区)由于参赛的运动员的名气和水平,均不如2017年,所以,比赛的水平不是很高,竞争的激烈程度也是不如去年。成绩平平、没有亮点!

中国队——还需努力

  中国队这次派遣了在2017年全运会上,在全能和各自强项上有着出色表现的刘津茹(跳马)、陈一乐(高低杠、平衡木)、杜思雨(高低杠和平衡木)黎琪(平衡木)等四名一线运动员参加三个项目的比赛。(黎琪和陈一乐最终没有参加自由体操比赛)。最终获得了2金(高低杠和平衡木)1银(高低杠)1铜(平衡木)和跳马第五名。高低杠和平衡木是中国队的传统强项,所获得的4枚金牌,均来自于这两个项目。但是,应该清醒地看到,虽然,在这两个项目上,我们占有绝对优势。但是,我国运动员在E分上,是有着明显的不足和瑕疵。如高低杠的E分,均在7.6分以下。在平衡木项目上,虽然,陈一乐获得了8.166分。但是,获得第三名的杜思雨的E分却只有6.633分。可见,在这两个我国的强项上面,如何保持更大的优势,还是有着很大的提升空间。跳马和自由体操两个项目,依然是中国队多年存在的短板项目。即使在对手不是很强的这种比赛的情况下,竟然还是与奖牌无缘。“强项更强 恶补短板”的大幅标语,高高耸立在国家体操馆的强墙上。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变成现实!

印度——不可小视

  如果不忘记的话,在2015年世界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印度队的卡马卡,以第一跳“前空翻二周”的超高难度,最终分别获得了第五名和第四名。并开创了印度女子体操的历史。在今年的这次比赛中,印度另外两名名不见经传的小将,仍然是专攻跳马一项。最终获得了一块铜牌和第六名。在今年的亚运会上的女子跳马项目比赛中,特别要重视印度队了!

澳大利亚——水平提高

  作为东道主——澳大利亚队在这次比赛中也发挥出了较好水平,共获得了1金(平衡木)1银(跳马)1铜(高低杠)和跳马第四名。

  周福弟 2018年2月28日

责任编辑: 赵宇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