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操艺体 >> 国际体操 >> 周福弟评第四十七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比赛

周福弟评第四十七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比赛

2017-12-08 15:03:00    中国体操网

重整旗鼓结硕果 不忘初心永前行

——评第四十七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比赛——

  第四十七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于10月2日——8日,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举行。共有来自71个国家和地区400名运动员(女子155名和 男子245名)参加比赛。今年的世界锦标赛没有团体赛,只举行男女全能和各单项比赛。经过13场紧张激烈、跌宕起伏的较量。12枚金牌被8个国家获得。共有15个国家出现在奖牌榜上。中国男女队共获得3金1银2铜,共6枚奖牌。(见表1)这是自2011年东京世界锦标赛上以12枚奖牌高居榜首之后,时隔六年又重新登上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奖牌榜之首。特别是男子队以2金1银2铜的佳绩,领先于各国,再次笑傲群雄!下面就男子比赛作评论!

  表1

  一、概况:

  今年是2016年——2020年新奥运周期FIG实施新规则的第一年。各国对新规则都有一个学习、运用、掌握的适应期。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后,各国为了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对自己的队伍分别进行了调整和充实。在参加比赛的名单中,既有一些多年征战在赛场上的老将,也有年富力强的中生代运动员,更有一些初出茅庐的小将。他们在各自参加的强项中,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自己的风采和技艺。所以,比赛不时呈现出精彩纷呈、高潮迭起,把男子体操技术水平又推向了一个新高潮!

  1)中国队——力压群雄:

  以2020年东京奥运会为目标,从“锻炼队伍、考察新手、磨合队伍、熟悉规则、了解对手”为目的,中国队这次派出了“三老带三新”的阵容,由参加过奥运会的张成龙(单杠)、林超攀(全能)、刘洋(吊环)带领肖若腾(全能)、邹敬园(双杠)、翁浩(鞍马)三名年轻选手,参加全能、鞍马、吊环、双杠和单杠等项目的比赛。最终获得了2金(全能、双杠)1银(全能)和2铜(鞍马、吊环)的良好成绩,打响了2017年——2020年新奥运周期的第一炮,实现了“开门红”,为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迈出了坚实和可喜的一步!在参加比赛的六名运动员中,除张成龙在单杠资格赛获得第80名外(12.000),其他参赛的5名运动员共7人次进入了全能和各自单项的决赛,是进入决赛人次最多的参赛国(地区)。这也是自2011年以来,在世界锦标赛上进入决赛人次最多的一次。但是,自由体操和跳马这二个项目还是我们的短板,无人进入了决赛。

  2)日本队——实力不俗:

  这次日本队派出了以“全能王”内村航平领衔的二老二中二青的队伍——内村航平(全能)、白井健三(全能)、谷川航(自由体操和跳马)、龟山耕平(鞍马)、安里圭亮(跳马)和宫地秀享(单杠)。他们有3人5次进入了决赛。最终获得了2金(自由体操和跳马)1铜(全能)、第五(单杠)和第六(跳马)。在奖牌榜上是在中国队之后的。如果,内村航平没有受伤而退出比赛的话,那么,在全能、自由体操和单杠项目上,内村航平是很有可能进入决赛,甚至会争金夺银的。

  3)俄罗斯队——厚积薄发:

  这次俄罗斯队派遣了以25岁老将贝亚夫斯基和阿布梁齐领衔的六名运动员参加比赛。获得了2银(鞍马和吊环)1铜(双杠)、全能(第四)、单杠(第六)和跳马(第八),共3人6次进入了决赛。其中,贝亚夫斯基1人就参加了全能、鞍马、双杠和单杠四项决赛。经过2016年奥运会后,俄罗斯队的基本阵容没有多大变化,25岁的贝亚夫斯基和阿布梁齐,依然是队中的主力。在今年8月“俄罗斯杯”上以88.00分获得全能冠军的21岁的纳古莫耶,获得了全能第十名。21岁的达拉洛扬获得跳马第八名。几位年轻运动员的成长,已经逐渐成为俄罗斯队的主力队员。可以预见,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俄罗斯队的基本阵容已经可见一斑!

  4)冠军宝刀不老: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包括世界和奥运冠军在内的一些名将,由于年龄和伤病的原因纷纷退役。但是,仍然有一些为世界体操的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冠军们驰骋在赛场上。在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包括中国三名运动员在内的11位世界和奥运冠军,分别参加他们各自拿手的项目。其中年龄最大的是今年36岁、曾获得10枚世界锦标赛奖牌(8枚金牌 2枚银牌)的罗马尼亚运动员德拉古勒斯库。他在罗马尼亚体操目前处于非常困难期间,敢于担当,挺身而出,参加了他最拿手的跳马项目比赛。在资格赛暂列第三名的他,在决赛中,仅仅以极其微不足道的0.05分之差与奖牌无缘。白井健三、维特洛克和佩尔罗尼亚斯等三名冠军,在他们各自的拿手项目——自由体操、鞍马和吊环上,以高超的技艺、稳定的发挥和良好的姿态,毫无悬念地卫冕成功。25岁的俄罗斯老将贝亚夫斯基,共参加了全能、鞍马、双杠和单杠四项决赛。是在参加运动员中,参加决赛项目最多的运动员。21岁的白井健三获得了自由体操和跳马两个项目的金牌和全能铜牌,是获得金牌和奖牌最多的运动员。虽然 维尼亚耶夫和佐德兰德这两名冠军没有能卫冕成功,特别是内村航平和梁鹤善因在比赛中受伤不得不退出比赛。但是,这丝毫也不能阻隔人们心中对他们在赛场上那种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和高超的技艺。赞扬他们为世界体操事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他们那种“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的精神,必将会激励着广大青少年运动员,以他们为榜样,在赛场上奋勇争先!

  5)小将身手不凡:

  在这届世界锦标赛上,一些初出茅庐小将们的出色演绎,获得了FIG官员、广大观众和体操迷的广泛好评。这其中最为亮眼的就是分别获得全能冠军和双杠冠军的中国21岁的肖若腾和19岁的邹敬园。他们在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自信、稳定和技艺,无不显示出这两名中国小将,正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队的主力人选。还有22岁的林超攀,虽然,他参加了几次世界大赛和奥运会,是一位年轻的“老将”。如今的他比起几年前显得信心更加成熟、技术更加老练。获得全能亚军和双杠的第五名,就是对他的最好回报。

  21岁的美国年轻小将莫达尔,是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他就获得了全能第七名和自由体操第三名的良好成绩。他在完成成套动作时的姿态、规格和稳定是有目共睹的。如果,在今后的训练中,能提高鞍马和单杠这两个弱项的水平,那么,在全能项目上,他还是能再上一个级别的。俄罗斯的两位21岁的运动员,在比赛中也继承了俄罗斯队优秀的体操风格和技艺。还有获得全能第六名和跳马第八名的两位英国小将,也存在着很大的上升空间。世界体操水平之所以能不断地提高和发展,是与不断涌现出来的后起之秀,向老将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挑战是分不开的。

  6)比赛激烈 水平提升:

  虽然,这届世锦赛不设团体比赛。但是,从比赛的场面和最后的得分情况来看,紧张激烈程度一点也不逊与有团体赛的世界锦标赛。仅从在全能和各单项的冠亚军的得分上的差距来看,除全能、自由体操和鞍马这三个项目的得分超过0.3以上之外,其他几个项目的冠亚军的得分差距,均在0.1和0.1以下。特别是在跳马项目上,冠亚军二个动作之和的差距,竟然在0.001。这样的差距,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双杠的冠亚军之争,是在卫冕冠军与中国19岁小将邹敬园之间的较量。最终邹敬园仅仅以0.067的极其微弱之优势,第一次登上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单杠还出现了第四名和第五名相同的分数。得分的接近,说明争夺的激烈和紧张。虽然,全能决赛内村航平因伤退赛。但是,并不是因为缺少了一位“全能王”,而使得比赛缺少精彩。全能比赛仍然不失为一场精彩纷呈的比赛!获得全能前五名运动员的得分,相差不到0.9分。其中,第二名和第三名仅仅相差0.017分!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之差,都会决定最后奖牌的颜色

  由于科学的发展,再加上参与体操运动的人数在不断地扩展。从而,使得世界体操技术水平在前进发展的道路上永不停步。在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就有来自六个国家的六名运动,分别在六个项目上,创造发明了六个难新动作。(见附件)虽然,有个别难新动作的难度不是很高。但是,从这些动作的构思和设计来分析,必将对运动员在编排成套动作时的新颖、巧妙和欣赏力等方面,起到了画龙点睛之效果!完全有理由相信,在这个新奥运周期里,在各个项目中,一些新的难新动作将会不断问世!

  二、全能:

  本届比赛共有59名运动员参加了全能资格赛比赛。其中得分在86分以上的有两名,占3%(拉杜坎和肖若腾);得分在85分—86分的有3人,占5%;得分在80分——85分的有11人,占18.6%。中国有两名运动员报名参加了全能比赛。在资格赛上,肖若腾和林超攀,分别以86.297和85.515,暂列第二名和第六名。

  表2 得分之比较

  1)中国小将——创造中国体操史:

  本届世锦赛最大的看点是男子全能赛;最大的新闻也是全能赛;最大的惊喜更是全能赛。赛前各种新闻媒体的种种猜测和预见,都被中国队的两位年轻小将的横空出世、精彩演绎所粉碎。垄断世界体坛全能冠军宝座的八年之久的内村航平“全能王”王朝,到此就嘎然而止。而结束这段长达8年之久历史的终结者,就是中国的肖若腾和林超攀。同时,这也开创了中国体操的新纪元。自杨威在2007年世界锦标赛获得全能冠军之后,十年磨一剑的中国队的辛勤汗水,终于浇灌出胜利之花!中国运动员再次获得了全能冠军。同时,也开创了中国运动员在一届世界锦标赛上,获得全能冠亚军的历史!自1950年以来,一个国家在一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获得全能冠亚军的国家只有四个:瑞士1次(1950年);前苏联6次(1954、1981、1985、1987、1989、1991);日本3次(1970、2005、2013);中国1次(2017)。

  这两名小将在参加今年武汉全锦赛、亚锦赛和全运会等一系列国内外大赛上,表现还是相当稳定的(除肖若腾在全运会决赛的单杠掉杠)。全能成绩都能保持在86分左右。在亚锦赛他俩的分数更是达到了肖若腾87.800和林超攀的87.450的高分。在相隔几个月后,紧接着他俩又参加了全运会比赛。他俩你追我赶的劲头,使得全运会的全能决赛的水平,提升了一个新高度。他俩就是携带着这样的强势和信心去参加今年的世界锦标赛。稳定的发挥、高超的技术、教练的智慧和充满的自信。最终这两名小伙子,创造了中国体操历史。也为中国体操在走向2020年东京奥运会,迈出了坚实和可喜的一步!

  2)内村航平——受伤退赛:

  被称为世界体操史上最伟大、最传奇的运动员——日本的内村航平,自2009年世界锦标赛以来的6次世锦赛上(当然还包括2012和2016两次奥运会),蝉联了全能冠军。创造了世界体操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话般的传奇!对于在今年的世锦赛上,内村航平是否能把这个神话继续传承下去,再创记录,捍卫他在全能项目上的不可战胜的“王位”,他是信心满满的。日本新闻媒体也是充满期待的!但是,内村航平在今年的世锦赛上卫冕征途上是布满荆棘的。首先,他在今年世界锦标赛前的日子里,他没有参加任何国际比赛,仅仅参加了日本国内二次比赛(包括NHK)。虽然,均获得了冠军。但是,成绩分别在86.350和86.550分。这个成绩与中国两名小将、维尼亚耶夫和俄罗斯等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所取得的87分以上的成绩,还是稍差一点。这些运动员当中的几位运动员,可能就会成为结束内村航平“全能王”的终结者。正当大家在欣赏着一场精彩、紧张的强强对决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不期而遇地发生了。内村航平在资格赛参加到第三个项目——跳马项目时,不幸扭伤了左踝关节。虽然,他还坚持完成了双杠项目的比赛。但是,伤势不饶人。“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内村航平,只能怀着十分遗憾和伤感的心情,在广大体操迷殷切和无奈的眼神下,离开了这个再想创造奇迹的地方。他以这样的结果来结束他力图第七次蝉联全能冠军的世界锦标赛,确实是始料不及的。

  赛后内村航平对新闻媒体说:“在赛台训练前,每次跳‘李小鹏跳’都有一种恐惧感。甚至有几次觉得,说不定自己会死在这个动作上。因为不这么想(逼着自己提气)的话,我就觉得自己跳不动这个动作了!”与此同时,他还向记者表示,他明年一定会恢复六个项目的训练。他说:“自己觉得只有参加六个项目比赛,才叫体操比赛!现在的目标是养伤,然后就是在明年4月份的全日本体操锦标赛中,打造出一个比现在更强大的自己!”28岁的他,还表示要坚持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

  3)维尼亚耶夫—— -表现失常:

  要问谁是这次世锦赛男子全能项目,向内村航平最大挑战者的话,那就非维尼亚耶夫莫属。他在今年共参加了五次国际比赛的全能比赛,共获得四个第一和一个第二。最好成绩是获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第一名的88.300分。可谓是风生水起、一马平川。这几年里,他可以被称之为,参加国际大赛最多的全能运动员,成绩也是骄人。但是,他从未在世界大赛上获得过全能金牌。离金牌最近的一次就是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仅以0.0999分之差,再次令人遗憾败倒在内村航平手下。心有不甘的他,在今年的世界锦标赛上,他又一次向这位“全能王”发起挑战和攻击,决意要把他拉下马!然而,也许是太想赢的思想压力太大,也许是比赛之多而影响了他的竞技状态的正常发挥。在资格赛上就发现他还没有进入正常的竞技状态。他一反常态地在自由体操(排列54名)上出现了重大失误,并在另外几个项目也出现了不应有的瑕疵。仅仅以85.431暂列第五名。在决赛中,他更是差强人意。从第一项自由体操开始,就接连出现一系列失误。特别是在鞍马和单杠上又出现了令人难以想象地重大失误。虽然,在吊环和双杠两个项目上取得了高分。但是,失败多于成功,最终还是以83.997分遗憾地获得了第八名。他的成绩和名次,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但是,失利后的维尼亚耶夫还是对今后,甚至2020年东京奥运会充满着期待和信心!

  4)D分和E分之关系:

  表3 D分之比较

  从表3显示出来的D分对照来分析,中国两名运动员分别列在第三位和第五位。与第一位的是维尼亚耶夫的36.7分,还分别相差0.9和1.4。主要是我们这两位运动员还存在着弱项——肖若腾的吊环和双杠;林超攀的鞍马和吊环。而维尼亚耶夫的六个项目的D分,有四个项目是超过6分的。而他们俩只有三个项目是超过6分的。从过往的世界上优秀全能运动员来分析的话,必须有1—2个项目能进入到单项决赛,甚至还能去争金夺银。杨威、内村航平、维尼亚耶夫等,以及这届世锦赛获得前八名的运动员,都显示了这方面的实力和优势。如果,中国的肖若腾和林超攀,在他们的弱项上的成绩和名次,在十名之内(是指在参加全能决赛的24名运动员),并有其中2—3项目的成绩和名次在前三名之内的话,那么,他们的名次和成绩,将会永保在前三甲!

  表4 E分之比较

  在E方面,肖若腾的表现是相当出色的。六个项目中的鞍马和单杠的E分均是排列第一的,而其他四个项目也是名列前茅的。从而以51.633的高分,确保总分第一。而林超攀在六个项目上的E分,在跳马和双杠两个项目上的E分也是很出色的,仅仅在吊环项目上稍微差一点,E分排在第五名也是有着很大的进步。在过往的几次大赛中,中国运动员的D分是排在前列的。但是,因为E分的落后而导致最终的名次靠后。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后,中国队在认真总结以往失利的原因之后,充分认识到中国运动员要想在今后的大赛上战胜对手,除了要继续保持D分的优势之外,那就是要在E分上狠下功夫。也就是成套动作的质量、姿态、规格、韵律和稳定性等,必须要精雕细刻。“打铁必须自身硬”,E分上去了,成绩和名次就自然而然地上升了。这次全能冠亚军的获得,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D分上列第一的维尼亚耶夫,由于在E分上的表现实在是差强人意。六个项目中有三个项目的得分和名次,排在十四名之外,单杠项目甚至跌落到了第二十一名。47.297的E分,只能吞下这“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苦果。

  5)任重道远:

  虽然,中国两名小将在这届世锦赛上获得了全能冠亚军,实现了中国体操历史的新突破,创造了新时代!更为重要的是增强了我们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信心和决心。但是,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一则,奥运会后,各国特别是几个体操强国对奥运会后第一年的世界锦标赛,并不是很重视,参赛人员变化较大和不确定性。第二,因为,没有团体比赛,所以,有些国家参加这次比赛,是过多的从单项出发。由于名额的限制,一些优秀运动员就没有来参加。如日本、俄罗斯和美国等。第三、内村航平的退赛、维尼亚耶夫的失常等,都给包括中国运动员在内的运动员,创造了一些“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如果,这两名高手能正常发挥的话,结局就很难讲了。第四,得分相差甚微。年轻的白井健三、拉杜坎和俄罗斯的年轻运动员等,都将是对中国运动员最大的威胁,切不可沾沾自喜!

  三、自由体操:

  共有124名运动员报名参加了自由体操项目的比赛。在资格赛上D分在7分以上的有1人(白井健三),占0.8%;D分在6.5—7.0的有2人,占1.6%;(杜尔格亚特和纳格尔尼);D分在6.0—6.5的有16人,占12.9%。E分在8.5分以上的有7人(最高为莫达尔的8.900),占5.6%;8.0—8.45有37人,占29.8%。

  中国队没有单项运动员报名参加自由体操项目比赛。仅有参加全能比赛的两名运动员在资格赛的成绩:肖若腾第11名(14.166 5.9 8.266)、林超攀第14名(14.100 6.2 8.200)。

  在赛前,新闻媒体对自由体操这枚金牌的归属,丝毫也不会怀疑日本队的白井健三只要在比赛中不出现重大的失误,如任何人都不要想从他的手中抢走这块属于他的金牌。首先,他拥有让世界上所有运动员望而却步、高达7.2的D分。其次,他的E分,也就是完成整套动作的质量,较之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有着长足的进步。无论是几串动作的落地稳定性,还是空翻转体角度的正确率,都让裁判的扣分到最低限度。8.433的E分,是决赛中排在第二位的。如此高难度的成套动作,能获得这样好的E分。谁还能有资格与他竞争呢?

  1)向前空翻动作增多:

  新规则对自由体操项目的改动和变化是最多和最大的。特别是对一些向前空翻类型动作难度的提升,使得在这届世锦赛上自由体操的成套动作的编排中,向前空翻动作的数量有较大幅度的增加。仅对参加决赛的八名运动员来看,几乎参赛的每一名运动员,平均有3—4个向前的空翻类型动作。其中,古巴的拉杜特,竟然有7个向前空翻动作(包括二个后跳转体180接前空翻动作)。

  2)D+D的连接加分增加:

  由于新规则规定,一套动作只能计算两次连接加分。这样,对于旧规则而言,就相对地减少了加分的价值。运动员为了提升D分,就必须在有限的两次有连接加分串的动作中来提高加分价值,这样D分就能有所提升。所以,这样,D+D的有0.2分连接串也随之曾加了。在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有五名运动员完成了D+D的连接串动作。最高的连接加分,包括白井健三在内是0.3分。也就是讲,在当今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名运动员在自由体操成套动作的连接加分有二个D+D(或以上)的连接。在2016年奥运会决赛中,也就只有白井健三完成了二个D+D的连接。有4名运动员完成了5个D+D的连接。其中最高连接难度是白井健三的“后直900度(D)——前直转体900度(E)”的D+E的连接串。

  3)高难度单个动作增加:

  由于新规则限制了连接动作的加分数量。所以,运动员为了增加D分,就不得不在提高单个动作的难度上下功夫。在决赛的8名运动员中,就拥有1个H、1个G和8个F组的高难动作。而在2016年的决赛中,仅仅只有1个G和4个F组动作。)见表3。

  4)落地稳定性:

  现在,每一套动作中,一般有6串技巧动作,个别的有7串动作,所以,自由体操项目的落地稳定性比起其他五个项目就显得更为重要。在本次世锦赛决赛的8名运动员决赛中,D分最低的运动员是美国达莫尔,只有5.8分。但是,他在一套动作中的6串跟斗中,有四串是站稳的,有二串是一小步。就是凭着这么高的稳定性,他在8名运动员中获得了最高的8,700的E分(资格赛8.900),以14.500,仅比第二名少0.033分,为美国获得了唯一一枚宝贵的铜牌。

  我国在自由体操项目上目前的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较,无论是D分还是E分,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差距。需要去进一步的努力和提高!

  自由体操 表3

  四、鞍马:

  共有132名运动员报名参加了鞍马项目的资格赛比赛。在资格赛上,D分在6.5以上的为3人(最高威特洛克6.8),占2.2%;D分在6.0—6.5分的为19人,占14.3%。E分在8.5分以上的有6人(最高肖若腾8.766)占4.5%;E分在8.0—8.5分的有22人,占16.6%。

  中国队有翁浩参加鞍马项目比赛,再加上两名全能运动员参加,共有三名运动员参加了资格赛。翁浩以15.033暂列第二名(6.5 8.533)、肖若腾以14.866暂列第四名(6.1 8.766)、林超攀以13.833暂列第二十名(5.8 8.033)。

  表4

  1)威特洛克成功卫冕:

  在2015年世锦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分别获得鞍马项目金牌的威特洛克,由于,他脚上还没有痊愈。所以,在本届世锦赛上,他就集中精力参加鞍马一个项目的比赛。他对卫冕成功是信心十足的。在资格赛上他就以高出第二名0.267分暂列第一位。他的D分是最高的6.8分。在决赛中,他更是采用了最高的6.9的D分,为他的金牌起到了护航保驾之作用。再加上他在完成成套动作的稳定性、质量和姿态等方面,确保了这枚金牌稳稳握在自己的手中。

  2)以难取胜:

  获得前三名的D分,分别是6.9、6.4和6.4分,是在决赛中八名运动员中最高的。再加分他们的E分也是最优秀的。所以,他们能获得奖牌是心服口服的。(见表4)

  鞍马项目的技术发展至今,在绝大多数运动员的成套动作中,无非是:“交叉转体180度成倒立”、“FLOP+单环转体”、“吴国年”、“俄罗斯转体”、“前和后移”等,再加上难度最高的“布西纳里”和“下法动作”。似乎成套动作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地步!但是,在这届世锦赛上,我们又好像“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发现了新的思路。比如,在今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获得鞍马金牌的中华台北运动员李智凯,以几乎全是用“托马斯全旋”来完成的各种转体、打滚、前后移等难度动作,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最后,战胜了包括维尼亚耶夫在内的多为高手,以15.300(6.0 9.300)获得金牌。在这届世锦赛上,因为他的D分只有5.7,而他的E分高达8.633分,仅低于中国翁浩的8.533。得分14333分的他获得第11名,而没有能进入决赛!

  在这届世锦赛鞍马决赛中,获得第一名的威特洛克的成套动作,是在获得2016年里约奥运会金牌的基础上,他把“前移”和“后移”的两个D组动作,改成为“托马斯前移”和“托马斯后移” 的两个E组动作。这样,他的成套动作又提升了0.2分。他的成套动作的D分,就提高到了6.9分!(现在的6.9,相当于上奥运周期的7.4。他2016年的D分是7.2分)。

  又如,中国运动员翁浩在资格赛上成功完成了包括“2个单环接俄式挺身转体1080的G组难度动作而暂列第二名。这个动作是本届世锦赛上,在鞍马项目上最高的难度动作——G组。但是,很遗憾在决赛中,他由于重心没有掌握好而调整了一下,在完成2个单环之后又多做了一个斯托克里再接俄式挺身转体1080度。按照FIG规定:在单环上做2个全旋(加或不加转体)加单环俄式转体,才能组合成“FLOP”。所以,按照FIG规定,只承认前面完成的1个斯托克里(B组),后面的单环1080度难度都不予承认。难度动作由G组降为B组。由于这个意想不到的失误,导致他的D分有6.5降为6.0,最终只获得了第六名。否则的话,他是极有可能获得一枚银牌的。教训是深刻的!

  五、吊环:

  共有113名运动员报名参加了吊环项目的资格赛。在资格赛上,D分在6.3以上的为7人(最高为托尔切6.4),占6.1%;D分在6.0—6.3分的为20人,占17.6%。E分在9.0分以上的有2人(最高为佩特罗尼亚斯9.1)占1.7%;E分在8.5—9.0分的有16人,占14.1%。

  中国队有刘洋参加鞍马项目比赛,再加上两名全能运动员参加,共有三名运动员参加了资格赛。刘洋以14.800暂列第五名(6.3 8.500)、肖若腾以13.933暂列第三十六名(5.7 8.233)林超攀以13.783暂列第四十一名(5.3 8.483)。

  1)创希腊历史:

  佩特罗尼亚斯在获得2015年世界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后,他的前进脚步似乎还没有停止。他先后在欧洲锦标赛以及巴库和巴黎世界杯系列赛上,均以较大的优势获得了金牌。他是自1950年以来的世界锦标赛上第五位再吊环项目上卫冕成功的运动员。也是希腊体操史上,第一位在一个单项卫冕成功的体操运动员。

  2)取胜关键是质量:

  在参加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吊环项目是D分相差最小的一个项目。(见表5)最高的是英国运动员托尔切的6.4。最小的是法国运动员萨米尔、土耳其运动员库拉克和巴西运动员的6.2。其他四位运动员均是6.3。所以,要想在决赛中获胜,决定成败的就取决于E分,也就是完成动作的质量。

  佩特罗尼亚斯之所以能卫冕成功,其根本原因是他在完成成套动作的质量,要比其他7名运动员高出一筹。区别一套吊环动作的水平如何,特别是在D分相差无几的情况下,除了整套动作的姿态、静止力量动作的时间和角度之外。最主要的是要看在完成一套动作中有3个—4个“摆动动作到静止力量动作”的一瞬间,身体的姿态和位置和时间是否到位。而佩特罗尼亚斯的超人之处,除了整套动作的姿态是非常优美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在完成这几个从“摆动动作到静止力量动作”的一瞬间,他的身体位置绝对是一次到位,时间也控制得非常正确。而其他7位运动员,包括中国的刘洋在内,在完成此类动作时,总是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瑕疵。这些瑕疵,那怕是极其微弱的身体控制、角度和时间不足。但是,都很难逃过裁判员的眼睛。除了落地动作稳定性如何的差距,最主要的分差就体现在这类动作上了。所以,最终,前二名的得分差距也就仅仅在0.1;前四名的差距也不足0.2分。

  3)落地的重要性:

  纵观上一个奥运周期,或者再更远一点时间。凡是能获得世界和奥运大赛吊环金牌的运动员,无不在落地稳定性上,都是没有给裁判员有扣分的机会。就本届世界锦标赛上决赛的八名运动员来看,仅仅只有获得金牌的佩特罗尼亚斯和第五名的库拉克,落地动作是站稳的。其他六名运动员都存在着0.1—0.3的扣分。在最后名次的得分之间相差甚微的情况下,这0.1—0.3分,是显得多么的重要和宝贵啊!回顾中国运动员在过往的几次大赛上,之所以与金牌擦肩而过,就是在落地动作上功亏一篑。教训是极其深刻的。落地稳定性的好坏,即有下法动作技术的问题;也有落地动作的技术要领问题;更有心理上的问题。

  表5

  六、跳马:

  共有45名运动员报名参加位为准备参加跳马项目决赛的二跳的资格赛。

  在资格赛上,D分在6.0的动作为3人次,占3.3%;D分在5.6分的为26人次,占28.8%。E分在9.5分以上的有3人次(最高白井健三的9.633)占3.3%;E分在9.0—9.5分的有29人,占32.2%。中国队没有运动员参加跳马项目的比赛。

  表6

  1)白井健三首获金牌:

  白井健三在获得自由体操金牌之后,在跳马项目上又为日本队获得了一枚金牌。这是自日本运动员青水,在1978年世锦赛上获得跳马项目金牌之后,时隔39年后,日本队又重新夺回了这枚金牌。与此同时,白井健三也成为本届世锦赛获得金牌和奖牌数最多的男子运动员。

  在资格赛上以15.283的优势,暂列第一位的世界和奥运双料金牌获得者——韩国的梁鹤善,由于受伤而不得不退出比赛之后。这对于其他跳马高手来讲,均是一个向金牌冲击的良机。就看谁能在决赛中发挥好了。白井健三两个动作的难度,在决赛的八名运动员是不占优势的,仅排在第六位。但是,在决赛中,他极其出色地完成了两个动作。特别是在落地稳定性上,他的第一个动作站稳,第二个动作一小跳。别小看落地的稳定性,在难度和水平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落地的稳定性,就是最后决定名次的关键所在。获得第二名的拉迪维洛夫,他的第二个动作难度要高出白井健三0.4,。完成动作的质量和姿态也是不错的,就是,在最后落地时,迈出了一大步,最后的得分仅比获得金牌的白井健三差难以想象的0.001,也就是千分之一。(见表6)这样的差距,恐怕是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也是闻所未闻,不可想象的差距。

  2)难度和质量下降:

  以决赛16个动作来分析,其难度6.0有1个,占6.2;5.6有11个,占68.75;5.4有1个,占6.2%;5.2有3个,占18.75。动作名称:“前手翻接前团二周180度”(5.6)——4个;“前手翻接直体前空翻转体900度”(5.6)——3个;“侧手翻810度”(5.2)——3个;“后屈二周”(5.6)——2个;“后团二周360度旋”(6.0)——1个;“后手翻转体180度接前直720度”(5.4)——1个。落地站稳的有3个,仅占18.75%;有1人次手扶地;其他12个动作,均有不同程度的扣分;落地出界的4人次。占25%。这些数据,与2016年奥运会跳马决赛的数据来比较,均有着不同程度的下降。

  3)中国队:

  中国队没有派运动员参加跳马项目的决赛。只有两名全能运动员参加了一个动作的比赛,无法能进入决赛。他们资格赛上的全能跳马名次和成绩,肖若腾14.766第9名(5.6 9.266-0.1);林超攀14.333第26名(5.6 8.733)。虽然,在中国队的名单中,有跳马高手——屈瑞阳的名字。但是,由于受到参赛名额的限制,他作为后备队员没有能参加比赛。相信,按照他的实力,如果能正常发挥的话,参加决赛应该是在情理之中的。这样,中国队在跳马项目上,就继续延续了在上届奥运周期的四次大赛上,中国没有运动员能进入跳马项目决赛的历史。何时又有谁能成为结束这个我们不愿意再延续下去的终结者呢?我们将拭目以待!

  七、双杠:

  共有123名运动员报名参加双杠项目资格赛的比赛。在资格赛上,D分在6.5以上的有3人,占2.4%;D分在6.0—6.5分的有22人,占17.8%。E分8.6分以上的有15人(最高亚美尼亚的达维亚姆9.233)占12.1%;E分在8.0—8.6分的有37人,占30.08%。

  中国队没有运动员单独参加双杠项目的资格赛。仅有两名全能运动员参加了比赛。肖若腾以15.233(6.6 8.633)暂列第二名,林超攀以15.000(6.4 8.600)暂列第五名。

  表7

  1)邹敬园捍卫中国尊严:

  第一次参加世界锦标赛的中国19岁小将邹敬园。虽然,在资格赛上以0.233之差,暂列在2015年世界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双料冠军——维尼亚耶夫之后。但是,在决赛中,肖若腾以一套6.8的高分和几乎是完美无缺的表演,力克维尼亚耶夫0.067分,有惊无险地为中国队获得了第二枚金牌。这是自1983年楼云获得第一枚金牌之后,中国先后有11名运动员,共获得了14枚金牌。中国运动员在世界锦标赛双杠项目上所获得的金牌数和获得金牌的运动员人数,均是列世界之首的。如果讲,获得一次金牌是带有幸运和偶然的话,那么,11名运动员获得的14枚金牌,靠的就是实力、技术和智慧了!

  2)编排合理 跟上潮流:

  回顾在2016里约奥运会上获得双杠决赛前八名运动员的运动员中,其中获得第一、二、三、五和六名运动员的成套动作中,均没有包括最容易扣分的“空翻成挂臂类型”的动作。而包括中国二名运动员和一名日本运动员成套动作,却都有“空翻成挂臂类型”动作。虽然,他们的D分分别高达7.2、7.4和6.8。但是,他们的E分,却分别只获得了8.566、8.433和7.433。是排在最后三位的。其主要原因,就是在完成“空翻类型的挂臂”动作时质量不高而被扣去较多分数而造成的。而在本届世界锦标赛上,获得决赛前八名运动员中,就有六名运动员的成套动作中,没有一个动作是“空翻成挂臂类型”动作。只有获得第五名的林超攀和第七名的马赛尔(德国)二名运动员在各自的成套动作中,分别有一个和三个“空翻成挂臂类型”的动作。虽然,他俩在完成这些动作时,质量还是有所提高,但是,要想高质量完成,并不让裁判员来扣分,像这样类型的动作是很难做到的。获得冠亚军的邹敬园和维尼亚耶夫,他们就充分利用了规则,合理编排,再加上他们在各自完成成套动作的完美无缺和精彩绝伦,真的是让人赏心悦目、拍手叫绝!只不过中国的教练员和运动员,更是棋高一筹。他们在决赛中,让邹敬园的D分提高到6.8。因为,他们知道,维尼亚耶夫的D分是6.7,而他的E分是要比邹敬园好。如果在决赛中,邹敬园还是采用6.6的D分一套,那么,要想战胜维尼亚耶夫是有点悬的。想希望让他人失败来获得胜利,那是不现实的。就必须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中国教练员和运动员的智慧和胆识,终于换来了一枚金灿灿的金牌。这也就是成套动作的编排“符合国际潮流 跟上世界节奏”的最佳典型和样板!

  3)难度提高 下法提升:

  仅以参加决赛的八名运动员来看(见表7),八名运动员的平均D分为6.45分。按照上一奥运周期的话,应该为6.95分。而2015年世锦赛的平均为6.937,2016年奥运会为7.00分。在2015年世锦赛和2016年奥运会,分别有6个F组和8个F组,没有一个G组。而在今年的世锦赛上,却出现了2个G组和6个F组动作。动作难度显然有了上升!

  在下法动作上的选择上,仅仅只有林超攀一人采用了“后屈二周”的D组动作。其他有六名运动员采用了F组的“后摆团前二周转体180度下”、一名运动员采用的是“后团二周360度旋”的G组难度动作。这样高难度的下法动作,比起2016年奥运会的5F1E2D和2015年世锦赛的3F1E4D,有着较大幅度的提高。相信,曾经“一统天下”的“后屈二周”的D组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发展,必将会退出历史舞台,销声匿迹!

  八、单杠:

  共有124名运动员报名参加单杠项目资格赛的比赛。在资格赛上,D分在6.5以上的有2人(巴比洛 6.8),占1.6%;D分在6.0—6.5分的有19人,占15.3%。E分8.4分以上的有3人(最高亚美尼亚的达维亚姆8.466)占2.4%;E分在8.0—8.400分的有8人,占6.4%。

  中国队张成龙参加了单杠的资格赛,再加上两名全能运动员参加,这样共有三名运动员参加了资格赛。结果,张成龙以12.000(5.8 6200),名列第80名。肖若腾以13.766(5.9 7.866)名列第14名,林超攀以13.466(6.2 7.266),名列第19名。

  表8

  1)创造克罗地亚历史:

  在资格赛暂列第三位的克罗地亚运动员——瑟比克,在决赛中的稳定发挥和优美的姿态、高质量的技术和稳稳的落地,以14.433分,战胜了世界和奥运双料冠军——佐德兰德等几位出色的单杠高手,为克罗地亚赢得了在世界锦标赛上第一枚金牌!

  2)编排的反思:

  在参加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获得第一、第四、第六和第七名的四名运动员的成套动作中,是没有一个“空翻越杠”的难度动作。他们的D分,分别是排在第四、第二、第八和第六名;而他们的E分则分别是排第二、第五、第一和第六位的。而在其他四名运动员的成套动作中,多包含着多个“空翻越杠”的难度动作。其中,获得第二名的佐德兰德有四个,(1G2E1D);获得第五名的宫地秀享,更是有五个“空翻越杠”的难度动作(1I1H1G1E2D),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向后空翻抓杠的高难度动作。(见表8)虽然,这几名运动员的D分是高于没有“空翻越杠”难度动作的运动员。但是,最后的得分却纷纷低于其他几位运动员。其主要原因是,那几位有着“空翻越杠”动作的成套动作,面临着像双杠项目一样的遭遇。此类动作稍不顺,首先,是容易失误而掉杠。其次,抓杠后的身体位置和姿态,是最容易被裁

  判扣分的。单杠的E分之低,是排在其他五个项目之首的。扣分之重点就是在“空翻越杠类”和“腾越杠类”动作的抓扛瞬间的身体位置和姿态。

  我仔细多次看了获得第一名瑟比克的视频。他能获得金牌的原因:首先,他的姿态控制绝对是第一流的。从上杠开始到下法动作落地,在做任何一个难度动作时,脚面始终是蹦的,膝盖自始至终是直的。其次,在完成动作的技术上也是绝对到位的。特别是在完成“直体特卡180”和“分腿特卡180”难度动作时,他均是在充分完成转体180度时才完成抓杠动作,而绝非像有些运动员(包括中国运动员)是在抓杠以后才被动转体180度的。第三,他在做完各种腾越和转体时的身体位置,也是达到被裁判扣分的最小限度。又加上落地的纹丝不动,金牌被他所获是合情合理的。

  3)中国队:

  由此,使我想起在过往的几届世界大赛中,中国运动员在单杠项目上之所以能多次争金夺银,并保持多年长盛不衰的原因。就是,我们教练员和运动员的高度智慧和胆识。在充分熟悉和掌握规则的基础上,根据我国运动员的自身特点,编排了一套没有“空翻越杠”,而是“腾越抓杠”“杠上转体”等以及连接飞行动作的巧妙编排的成套动作。眼花缭绕的编排,再加上运动员的自身完美表现,中国运动员在单杠项目上的领先地位,曾在单杠项目上横行一时的欧美运动员刮目相看。随着规则的修改,中国运动员的那种编排逐渐失去了优势。可是,从这届世锦赛的情况来分析,是不是对于不善于也不愿意去做“空翻越杠类”动作和连接的中国运动员有所启示呢?中国队的成套动作的编排,即要迎合世界潮流和符合规则,但是,也要根据自身的特点,“另辟蹊径”走自己过去曾经被证明了是成功的道路。但是,关键是我们在走这条路的时候,必须要向获得金牌的瑟比克、贝良甫斯基等学习。首先,要改进技术,特别是要向欧美和日本等国的先进振浪动作的技术。其次,在姿态控制、转体技术、动作节奏和韵律等方面进一步提高,决不能仅仅是停留在能够完成的基础上。另外:在掌握这些技术的基础上,能够发展“空翻越杠类”动作,也是值得提倡的。毕竟,“空翻越杠类”动作和连接,是最具有观赏性和代表单杠项目特点的动作。只要坚持和执着,胜利只会卷顾坚定者,奋进者!

  九)希望:

  中国队在第45届世界锦标赛上获得了可喜的成绩,是可喜可贺的!但是,在高兴之余,我们还是保持清醒的头脑。在认真总结成功的经验中来找出差距、发现问题、对症下药、克服短板、继续前进。要想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大翻身仗,再铸辉煌。就必须要科学训练,狠抓质量。难度和质量并重。在提高运动员成套动作能力、比赛成功率、心理素质的提升和伤病预防和恢复等诸方面,都要采取有效措施。在掌握和完成自己特有的技术动作中,还要在编排上符合国际潮流,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扣分因素。只有革命性地打破传统训练理念和方法,才能打好翻身。面对机遇和挑战,中国体操正重整旗鼓,不忘初心,迈出新的步伐。

 

 

  附件:

  在加拿大世界体操锦标赛上,FIG男子技术委员会确认了六个难新动作。并以他们的名字命名。所有这六个动作均在2017年加拿大世界体操锦标赛中成功地展示过,并将会刊登在男子比赛评分规则中去。下面是男子六个动作:

自由体操

  一、动作名称:前滚翻直臂屈体成日本手倒立2秒

  难度价值:C

  授予运动员名字命名 :克拉兹穆勒尔(奥地利)

鞍马

  二、动作名称:马头隔二环后移至另一马头

  难度价值:E

  授予运动员名字命名 :库尔巴诺夫(哈萨克)

吊环

  三、动作名称:经倒悬垂向前慢翻上经十字至水平十字2秒

  难度价值:E

  授予运动员名字命名 :范莫(越南)

跳马

  四、动作名称:前手翻前团二周转体360度

  难度价值:6.0

  授予运动员名字命名 :雷耶斯(多米尼克)

双杠

  五、动作名称:挂臂前摆上向后分腿切杠成悬垂

  难度价值:C

  授予运动员名字命名 :莫特安(罗马尼亚)

单杠

  六、动作名称:盖洛德转体360度抓杠

  难度价值:G

  授予运动员名字命名 :科迪诺夫(新西兰)

  周福弟 2017年10月30日

责任编辑: 赵宇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