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操艺体 >> 国内体操 >> 四年后重夺金牌 中国体操男团惊险夺冠得与失

四年后重夺金牌 中国体操男团惊险夺冠得与失

2018-10-31 07:18:00    中国体育报

  0.049分!多哈体操世锦赛男团决赛,如同一部跌宕起伏的电影,悬念直到最后才揭晓。当大屏幕上打出分数后,年轻的俄罗斯队员脸上写满失望,而同样年轻的中国体操小伙子们则握起了拳头呐喊,因为中国队阔别这枚男团金牌已有四年。

  “出现三次大失误,怎么还拿了冠军?”教练王红卫的这句话,也是很多人的疑问。2018年体操世锦赛是东京奥运会周期内的第一场团体世锦赛,赛前大家对这场遭遇战既抱有期待,又怀有不安。虽以微弱优势夺冠,但中国队也看到在东京奥运会备战中,收获与隐忧并存。

  先说中国队,除了邓书弟和林超攀,肖若腾、孙炜、邹敬园、兰星宇都是世锦赛新面孔,平均年龄只有20岁。日本队派出了内村航平、白井健三、中田佑典三员老将,辅以萱和磨、谷川航等新锐,他们为备战世锦赛,放弃了雅加达亚运会。然而,来到多哈后,俄罗斯队在预赛中成为最惊艳的队伍,领军人物纳戈尔、达拉洛杨能力强,动作规范,在各自拥有强项的同时,也是全能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在资格赛中,俄罗斯队领先中日两队。

  团体决赛中,中国队出现三人次失误——率先开始的自由操项目,第一个上场的肖若腾在做前直900时坐地;第二项鞍马,孙炜掉下器械;全场最后一项单杠,肖若腾在完成“特卡360”时掉下器械。三人次的重大失误,共损失4.3分,这对团体决赛而言是致命的。“自由操是我们的弱项,格拉斯哥世锦赛和里约奥运会,我们都是在第一轮自由操上出了问题,致使后面的比赛都比较压抑。”中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暗暗捏了一把汗。

  自由操、鞍马、吊环,直到第四项跳马开始,中国队的小伙子们进入到强项轮次,吹响了争冠冲锋号。双杠争夺,邹敬园提高了难度,将计划的难度套上升至7.0,最终凭借16.2高分震动全场,也奠定了胜利基础。“同场比赛,更能看出大家的水平。团体决赛给自己的表现打7分吧,后面双杠决赛,目标是力争卫冕。”邹敬园说。

  最后的单杠争夺前,中国队反超成功,孙炜正常下套,林超攀中穿失误扣0.5分,最后上场的肖若腾握有1分多的优势,此时他没有选择减掉难度,尽管出现了大失误,但锻炼队员的目的基本实现。

  与中国队出现的三次重大失误相比,日本队与俄罗斯队也先后出现多次失误。日本老将田中佑典在双杠比赛中出现了三次重大失误,只得到11.566分,令日本队失去了争冠资格。俄罗斯队在鞍马比赛中失误频频,双杠比赛中,达拉洛杨刚上杠就掉下了器械,单杠最后一个上场的纳戈尔在杠上出现了卡顿,虽然没有掉下来,但失误扣掉的分数也使其E分不够理想,将金牌拱手相让。

  一场高水平的团体争夺赛,每支队伍都出现了重大失误。叶振南认为,主要是在新规则及新赛制实施后,参赛人数减少,队员必须尽可能“全能”,因此导致压力过大,体能不足。而难度不封顶的新规则也要求运动员不断提升难度,可难度大就意味着失误几率大。再加上比赛节奏加快,运动员在准备活动与心理调控方面都缺乏足够的准备。

  不管领先优势多么微弱,中国体操男队至少可以凭借这枚金牌收获更多信心,在东京奥运会这场艰苦的战役前看到一缕曙光。当然,胜利背后也要看清自身的不足,年轻的小伙子们仍需进一步提升比赛能力,在落地站稳率上要追赶日本和俄罗斯。只有不断提升内功,历练斗志,才能让这支年轻的队伍真正走向成熟。(中国体育报 王向娜 袁雪婧)

责任编辑: 赵宇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