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奥运项目 >> 综合新闻 >> 躬身青训为蹦床 黄珊汕: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躬身青训为蹦床 黄珊汕: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2017-11-03 10:52:00    中国体育报

  在上月的全国青少年蹦床锦标赛赛场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裁判席。久未露面的蹦床世界冠军黄珊汕以一身职业装亮相打分,这也是她第一次以裁判员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

  从心回归 重新出发

  黄珊汕的蹦床生涯充满了鲜花和掌声,她是中国首枚奥运蹦床奖牌和首枚亚运蹦床金牌的获得者,拿到的世锦赛、世界杯冠军不胜枚举,唯一的遗憾是未能站上奥运冠军领奖台。2013年全运会后,黄珊汕正式退役。

  运动员生涯与蹦床朝夕相伴了15年,退役后黄珊汕也没舍得和蹦床说再见。起初她在国家青年队当教练,这样的平台对于她的执教生涯“平步青云”自然是有帮助,但黄珊汕却回到家乡福建做了一名省队三线教练。其他人都是挤破头“往上走”,为何黄珊汕愿意回到基层?“国家队肯定有更好的平台和出路,但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更能体现出人的价值。我确实是想家了,运动员时期就一直在外面,很少在家。自2002年爸爸走了之后,家里就只有妈妈。做运动员和教练员都得在外面,但我想回家陪陪妈妈,所以回到了福建。”

  十几年的运动生涯,黄珊汕独自在外打拼,乍一团聚,母女两人都有点不适应,她笑称自己经常“被嫌弃”。“妈妈虽然嘴上不说,但从行动上我能感觉出来,她其实很高兴。但我每次做任何事情,她都觉得我是回来捣乱的。我跟她说我在家才能捣乱,我不在家谁给你捣乱,她就不说话了。其实这样的生活很开心,我很珍惜和妈妈的感情,很幸福。”

  由于在省队带的是三线队员,所以很多比赛都见不到黄珊汕带队员参赛的身影。“做裁判是一次锻炼,省队想看看我能不能胜任裁判工作。几天下来,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适应,当裁判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黄珊汕对于当裁判还比较陌生,她自嘲可能是学习没有到位,跟自己的认知有差距。“我个人更喜欢走业务,比如自己带运动员。但这次做裁判还是有收获的,这种经历对于回去执教肯定有帮助,因为运动员做出来的动作都需要裁判打分,站在裁判的观点上,就更能知道怎么去带运动员,哪些方面需要更注意一些。”

  如今,国家蹦床队随着何雯娜、李丹的相继淡出,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困境。作为曾经中国女子蹦床黄金一代的选手,黄珊汕也有自己的看法。“国家队其实相对还好一些,因为全国的好苗子都会送到国家队。我回省队去很多地市选材的时候,那感觉才辛酸。”福建蹦床队培养出了黄珊汕、何雯娜等许多名将,在国内一直是强队,却也已经出现选材难题,这也出乎了黄珊汕的想象。“当初是因为妈妈才回家的,但现在我挺庆幸自己做了这样的决定。希望能把福建队的后备力量好好培养一下,做点实事吧。”

  躬身青训为蹦床

  让黄珊汕“心酸”的青训选材问题,也许是现在许多竞技体育项目的“通病”。“有一点特别明显,当我觉得一名队员适合练时,我会问家长愿不愿意送到省队。家长大部分是愿意的,但爷爷奶奶不同意,觉得孩子不能离开这么远,太辛苦了。很多都是这种情况。”

  如今许多家长把孩子送去练体育,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而不是喜欢某个体育项目,也并不愿意让孩子走竞技体育这条路。“一旦转成职业,家长就会有一定的排斥。除非这个孩子特别有天赋或条件,我们教练愿意去和家长沟通,但没有办法对每个孩子都这样。很多运动员退役后的保障也没有很好的跟上,成绩好的才可能有一些分配,这些也都是家长的顾虑。”

  黄珊汕自然能理解家长的心情,所以她想尽办法为蹦床队招揽人才,不惜向自己的启蒙教练“下手”。“我最开始是练体操的,我会经常跑去跟我的启蒙教练说,给我留几个苗子去练蹦床。他说今年不行,明年是省运会,比完省运会以后给你几个。”黄珊汕很无奈,去体操队选材也要“看人脸色”,“好苗子都希望自己留着,我们现实一点的做法就是挑一些回去试练一下蹦床。”

  选材只是基层教练员的难题之一,能不能把孩子教好才是关键。“带小孩是个斗智斗勇的过程。那种累跟在国家队不一样,在国家队责任大、心很累,在地方队跟小朋友生气发火不是真的,因为你知道他们很小就是会记不住,只能重复再重复。”黄珊汕说孩子们好玩起来很好玩,可恶起来也很可恶。“他们最怕的就是我,3名教练中,两名男教练比较和蔼,经常是他们带孩子在准备活动时还嘻嘻哈哈,过了一会没声音了,他们就会说肯定是珊珊来了。”

  黄珊汕绝对是名“严师”,毕竟严师才能出高徒。“我可能比较固执,不管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我都不会降低,你可以做的稍微欠一点,但必须要往这个要求上靠。”起初回归基层时,黄珊汕自己也有些不适应。“在国家队我们可以从两三周空翻教起,但回到省队教三线,就要从最基本的脚尖姿态、分腿跳教起,这些东西我都没学过,因为我从体操转到蹦床是有一定基础的,可以直接学空翻上难度。”但黄珊汕很快就认识到,基层教练“打牢地基”的作用对运动员是最重要的。“基层教练要抠好姿态问题,打好最基础的东西。到省队再学动作,去国家队再上难度。青少年一定要打好基础,基础打好了,往上走就很容易。基础没打好,可能就会一下子垮掉。”

  从在基层选材、执教,到执裁青少年赛事,黄珊汕的明显感受是蹦床的青训基础需要加强。“像我们这一批运动员很多是从体操、技巧来到蹦床,有一定的基础就更好发展。但现在的运动员很多都是直接接触蹦床,少了一定基础。我感觉现在最需要的是有一套适合小孩子的完整的蹦床训练方案,否则我们可能更愿意去体操那边选材,因为他们有基础会更好带一些。另外蹦床的教练也比较稀缺,两三名教练带20个左右的队员。”虽然面临种种困难,但黄珊汕依然愿意在基层稳扎稳打,为挚爱的蹦床项目贡献余力。“这是我比较有把握能做好的事,先把自己能做好的做好。”(中国体育报 袁雪婧)

责任编辑: 赵宇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