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奥运项目 >> 竞技动态 >> 继往开来的盛会 催人奋进的比赛

继往开来的盛会 催人奋进的比赛

2017-11-07 14:58:00    中国体操网

继往开来的盛会 催人奋进的比赛

— 评第十三届全运会男子体操比赛—

周福弟

  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中国石化杯”体操比赛于2017年8月31日——9月7日,在天津市海河教育园地体育中心体育馆举行。来自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中国人民解放军和香港特区的191名运动员(男运动员98名、实际参数95名;女运动员93名)参加了比赛。其中男女各12支队伍参加团体比赛。其余的各支队伍的运动员参加男女个人的全能和单项的决赛。下面就男子比赛的情况作些分析。

  一、概叙:

  1、争夺紧张激烈:

  包括8位奥运会和世锦赛冠军参加的第十三运全运会体操比赛,(男子7位、女子1位)经过8天11场的比赛,14枚金牌各归其主。中国体操队的新老交替在此次全运会上基本完成,老将亦喜亦忧的演绎了自己退役前的谢幕战,而更多年轻的小将显露锋芒,展现出了自己不俗的实力,让我们看到了新一轮奥运周期中,中国体操队的希望。本届全运会是在2016年奥运会之后,国际体联对体操规则进行了进一步修改和变化后所举行的。比赛更加紧张激烈、扣人心弦。无论是团体决赛、还是个人全能和单项决赛中,均出现比到最后一位运动员、最后一个项目后,才最终决定出胜负、排出名次的局面。几个单项的有些名次之间的分数之差,在百分之几里面。甚至还出现了分数相同的局面,如吊环项目出现了第一名与第二名及第三名与第四名,单杠项目第三名和第四名之间的最后得分完全相同。最后根据比赛的有关规定,才分出名次。可见争夺之激烈、水平之接近。

  2、老将宝刀不老:

  在每届全运会上,都会看到一些老将坚韧的身影。本届全运会在一定意义上来讲,是个“承上启下、开创未来”一届全运会。一些在为中国体操立下汗马功劳的世界和奥运会冠军的老将,再次披挂上阵,演绎了自己退役前的谢幕战。这些冠军们的表现可以讲是喜忧参半。今年28岁的“奶爸”、四代“全运会”奥运冠军张成龙,虽然在5月份的武汉全锦赛上表现不佳。但是,在这届全运会上,他豪情万丈,意气风发。首先在团体决赛中,他率领山东男队获得了团体第四名的成绩。同时,他还进入了双杠和单杠两个项目的决赛。特别是在他的拿手项目——单杠项目上,在资格赛上以14.800分力拔头筹。在决赛中,他那套跌宕起伏、波澜不惊的成套动作,征服了观众和裁判,最终以领先第二名0.3的优势获得了金牌,实至名归!“心若在 梦就在”,由于他在全运会上的出色表现,他再一次披挂中国队的队服,出征10月份在加拿大的世界体操锦标赛。

  又是一位“奶爸”——在参赛运动员中年龄最长的是今年32岁的上海运动员、前世界冠军严明勇。在放眼望去的满目青翠的体操赛场上,他是最年长的。也曾经参加过四届全运会的他,是2009和2013年连续两届全运会的吊环王。他早就到了该退役的时刻了,并于2014年11月举行了婚礼。但是,心系体操的他,仍然以超强的毅力和顽强的斗志,站在他为之奋斗了23年的赛场上。最后,与金牌得主——刘洋得到了相同的最后得分——15.300分。最终虽然依据规则,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银牌。但是,他的拼搏精神却得到了大家的称赞!

  贵州队的刘榕冰和杨胜超等。他们多年在训练馆和赛场上的执着追求的拼搏精神和高超技艺,即是对奥运和世界冠军们的一种强有力的冲击力和不断地鞭策力,使那些冠军们决不能高枕无忧。27岁的刘榕冰带领贵州队,在资格赛上出师不利的形式上,在决赛中与队友们,齐心协力、顽强拼搏,全队几乎用100%成功率,战胜了各路诸侯,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贵州体操史上第一枚男子团体金牌;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他还获得了全能第三和双杠第二名的好成绩。还有29岁的杨胜超,在资格赛双杠项目比赛中,不幸严重戳伤了手指。作为贵州队的一名主力队伍的他,在团体决赛中,他依然带伤参加了自由体操和单杠两个项目的比赛,最终为贵州队获得团体冠军,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展现了荡气回肠的拼搏精神!

  老将的坚守,背后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地艰难。赛场永远是后浪推前浪的。他们在赛场上那种“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的宽大胸怀,兢兢业业的奉献精神,也是对年轻小将们一种无形的带动和启迪作用。在通往冠军的道路上,注定有许多坎坷和磨练,但是对事业的追求和对胜利的渴望,让这样一群默默无闻、不离不弃、令人肃然起敬的老将,激励和带动了年轻运动员的参赛热情和赛场气氛,使得比赛精彩纷呈、高潮迭起。为中国体操事业又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3)小将锋芒毕露:

  在本届全运会上最大的亮点和喜人之处,就是一批后起之秀在团体、全能和单项比赛中,展现了高超技术和稳定的发挥。他们在比赛凸显出来的那种不畏强手、咄咄逼人的气势,向冠军和老将们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强有力的冲击。他们在完成动作中所展示出来的稳定、规格和姿态,受到了广泛的好评。在强手如林的全能和各单项决赛中,林超攀和肖若腾的全能、翁浩的鞍马、屈瑞阳的跳马和邹敬园双杠等项目的技艺和水平,就是到世界大赛上去也是毫不逊色的。我们完全可以深信,在今后的几年里,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只要能进一步改进某些薄弱环节,再不断提升全能的实力,充实强项的能力,在今年10月份的加拿大世界锦标赛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是有希望去争金夺银

  4)奖牌分布均匀:

  这次全运会男子参赛单位有20个。在奖牌榜上,共有14个单位获得了奖牌。其中,8枚金牌分别被8个单位获得,这在全运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5)运动员年龄:

  参加这届全运会男子比赛的报名人数是98人,实际参加比赛人数为95名。年龄最大者是32岁的上海运动员严明勇,他已经参加了四届全运会了。年龄最小的是2000年出身的多名17岁运动员。从年龄结构来分析,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男子最佳年龄段的运动员,应该是1995年——2000年之间,也就是现在的17岁到22岁之间。参加这届全运会的运动员,在该年龄段的总数为63名,占64.28%,应该讲是占绝大多数的。

  二、分析:

  1、团体:

  参加这届全运会的男子队伍共有21支。其中参加团体比赛的队伍有:贵州、江苏、广东、山东、广西、解放军、湖南、北京、福建、湖北、上海、云南等12支队伍。(相比第12届全运会,北京、云南和湖北等三支队伍取代了天津、江西和四川)。经过紧张激烈的资格赛后,由八支队伍进入了团体决赛:江苏、广东、贵州、山东、广西、北京、湖南和解放军。无论是卫冕冠军山东队,还是预赛冠军江苏队和上届全会会亚军贵州队等,均对团体冠军的金牌虎视眈眈,志在必得!所以,这届团体赛,无论是资格赛还是决赛,可以讲是都是扣人心弦、跌宕起伏的极高水平的强强对话!最终,贵州队笑傲群雄,获得了贵州体操史上第一枚全运会男子团体金牌!

  表1 与武汉全锦赛前三名比较

  表2 与第十二届全运会和全锦赛前八名比较

  A)稳定是取胜的关键:

  在观看了男子二场资格赛和一场团体决赛后,总的感觉是本届全运会团体水平较之上一届有了很大提高,特别是在稳定性方面。具不完全统计,仅以贵州队为例,他们在5月份的武汉全锦赛上,在第一项鞍马比赛中,竟然神差鬼使地有四名运动员从马上掉下,遭受了当头一棒的“滑铁卢”。这对志在要第三次获得全锦赛团体冠军的贵州队来讲,简直是当头一棒。虽然,在后面五个项目奋起直追,但是,毕竟在鞍马项目上失误过多,最终名列第五名。在这届全运会决赛中,贵州队的第一项也恰巧是鞍马。但是,这次全队的表现却与全锦赛大相径庭。五位运动员的出色表现和100%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全队的信心和士气。在后面五个项目中,个个表现出色,人人演绎成功。几乎用“零失误”结束了这场惊心动魄的决战。终于等来王者荣耀,把团体金牌挂在了自己脖子上,第一次获得了全运会上团体金牌,实现贵州体操史上新的纪元!

  获得亚军的江苏队,在资格赛上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的出色。虽然,在几个项目上有几名运动员出现了一些大失误,但是,均不在有效分数内。相反,几支竞争对手却在几个项目上,接二连三出现了一些重大失误。这样,江苏队就以较大优势在资格赛暂列第一位。为实现团体金牌之梦,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对于渴望获得这枚团体金牌彰显无遗的江苏队来讲。在团体决赛中, 由于分别有一名运动员在自由体操和跳马项目上中,出现了致命的失误,严重影响了全队的总分。虽然,在后面几个项目中,每位队员奋起直追,表现出色。但是,无奈贵州队表现太出色了。要想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失误上,那只是一厢情愿。最终,江苏队只能与金牌再一次擦肩而过,遗憾之极!

  表3 全运会团体决赛D分和E分成绩(前三名)

  B)实力是基础、质量是保证:

  稳定的发挥是要建立在自身的实力基础上的。竞技体育最终的较量还是靠实力来说话。我们从表3中可以清楚的看出,贵州、江苏和广东三支队伍,在这届全运会上之所以能获得团体前三名,首先是他们六个项目的D分总分是高居前三位的。特别是江苏队高达137.900分。虽然,该队在自由体操和跳马两个项目上E分出现了严重失误。但是,在其它项目没有出现失误的情况下,凭借D分的总优势还是获得了团体亚军。

  有了实力基础,还必须要有完成动作的良好表现来作保障。这一点对于厚积薄发的贵州队来讲是首屈一指的。见表3可以看到,虽然,贵州队在总的D分上是分别落后于江苏队2.8分之多。但是,贵州队就是靠E分上多于江苏队的4.184的绝对优势,他们最终还是战胜了曾在资格赛高于他们3.534、名列第一的江苏队。我曾在第十二届全运会上的调研报告上有过这段话“如果,在今后的几年里,贵州队能在D分上再下点功夫,有所提高的话,那么,在下届全运会上,获得团体金牌的梦想是完全有可能的。”四年后的今天,预见成为现实了!

  贵州队这是一支一老二中三青、平均年龄24岁的队伍。是在八支队伍中,仅次于24.4岁的山东队而列第二位。据了解,贵州队的后备力量不容乐观。如何,能让这支队伍中的几位为国家体操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老运动员,延长他们的运动寿命,这不仅仅是关系到贵州队的前途和命运,也是其他各支队伍乃至国家队所急需解决的一个课题。

  江苏队是一支2老2中3新的参赛队。平均年龄为21.42岁,其中19岁的有三名。这样的年龄结构和人员的搭配是非常合理的。这是一支即有参赛经验丰富的世界冠军,也有初出茅庐的新秀。应该讲在这一奥运周期中,还是看好这支队伍的。

  还是要提及一下北京队。虽然,北京队在资格赛和决赛中,均获得了第六名。但是,他们在比赛中所展示出来的精神面貌和气质,是值得称许的!这支队伍平均年龄只有20岁。最大的是26岁的程然,北京队在近几届全锦赛团体前八名的名字上,始终找不到他们的名字。在2015年全锦赛由于队伍不齐,而没有参加团体比赛。在2016年全锦赛上,好不容易拉起了一支队伍参加团体比赛,却获得了最后一名——第16名。就是这样一支赛前不被人看好的队伍,却在今年5月份的全锦赛上比赛中战胜了多支实力远胜于他们的强队,最终获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第五名。在这届全运会上,他们延续了在全锦赛上所展现出来的良好气势和技术水平,获得了团体第六名。要知道,在上届全运会上,他们连参赛资格都没有啊!这支队伍,在这个周期的有着较大的上升空间!

  从表1和表2来看,这届全运会的团体比赛的紧张和激烈程度,以及运动员所表现出来的技术水平和成绩是远高于武汉全锦赛。我国目前在团体实力和水平方面是不太均衡的。八强的格式可能还将会维持一个奥运周期甚至更长。贵州、江苏、广东等三支队伍为第一集团体;山东、广西和北京位第二集团;解放军和湖南则为第三集团。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一些老运动员的退役,八强的名次可能会有些改变。其中,平均年龄相对年轻的队伍,如江苏、广西、北京等队的名次,在今后几年里会有所上升!

  2、全能:

  表4 与全锦赛前三名比较

  在这届全运会上,共有26名运动员参加了全能六项的比赛。仅占参赛的95名运动员中的27.36%。当然,这并不能代表在实际情况。因为,在资格赛上,为了确保团体的成绩在6-5-4的排兵布阵上,不可能人人都参加全能六项比赛。

  在这届全运会上,一个最大的亮点,让人感到欢欣鼓舞的是,一批优秀的全能年轻运动员逐渐成熟、羽毛丰满。在获得前八名的运动员中,有四名运动员的年龄在22岁以下。“小荷才露尖尖角”的上升趋势,正在可喜形成。无论是运动员所演绎的高质量、高难度、高水准,还是稳定的发挥,那种你追我赶、奋起直追的势头,均是这几年中的全国比赛所没有的。从最后的得分来看,前四名的运动员均在86.00分以上。以前三名的成绩与5月份的全锦赛来相比,均有着不小的提升,分别提高了1.007分、1.566分和1.049分。在如此高水准的比赛中,在三多月的时间里,竟然把全能总分提高了1.00分之多,实属不易(见表4)。特别是林超攀的87.367分,就是在世界大赛上,也是能争金夺银的。如果获得第五名的肖若腾,没有在最后一个项目——单杠出现失误的话,相信总分超过87.000分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在高兴之余,有点担心的是,除了获得前八名,特别是前五名的运动员得分较高外,其余的得分就相对而低。如何能培养出更多的优秀的全能运动员,是我国在培养运动员的体系中,应该列为首先第一位的!

  在参加全能决赛的20名运动员中,还有几位不到20岁的小将表现确实让人眼前一亮。无论是面对比赛成功的心态,还是面对自己失误,都显示出这几名选手出色的比赛能力在逐渐的成熟。如:20岁的胡旭威(广西)、17岁的陈峰(湖北)、19岁的马跃(江苏)、19岁危笑(安徽)和17岁的章志龙(江西)等。虽然,成绩均不是很理想,与获得前三名运动员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从他们的身上所展示出来的精神面貌、技术水平和发展趋势,是让人欣慰的!

  3、单项:

  A)自由体操:

  表5

  参加资格赛自由体操比赛的运动员共69名,占参赛人数的72.26%。

  新规则对自由体操项目的改动和变化是最多和最大的。特别是对一些向前空翻类型动作难度的提升,使得在今年全运会上自由体操的成套动作的编排中,向前空翻动作的数量有较大幅度的增加。而在过往的我国运动员的整套动作中,由于在“容易受伤”原因,不提倡做向前空翻动作的影响下,我国运动员是很少有运动员去完成这类型动作的。如今,在新规则的引领下,就必须要紧跟世界潮流和动向,才能迎头赶上。其次,由于新规则规定,一套动作只能计算两次连接加分。这样,对于旧规则而言,就相对地减少了加分的价值。运动员为了提升D分,就必须在有限的两次有连接加分串的动作中来提高加分价值,这样D分就能有所提升。所以,这样,D+D的有0.2分连接串也随之曾加了,在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有四名运动员完成了D+D的连接串——“后直900+前直720”和“前直720+前团两周”动作串。而在2013年全运会上,只有一名运动员完成一次。

  而从前八名的得分情况来分析,均比5月份的武汉全锦赛,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见表4就可以清楚看到,特别是最后得分。获得冠军的穆济勒的15.067分,是除日本的白井健三之外,能获得15.000分以上的世界第二名运动员。特别是他的8.967的E分,在当今世界上,也是凤毛麟角、首屈一指的。(当然,只仅仅是国内比赛所获得的。)获得第二和第三名的得分——14.900和14.867,拿到世界大赛上也是有一定竞争力的。

  从这届全运会上,我们高兴地看到,在自由体操项目上,我国运动员秉承了我国历代运动员所具有的跟头难、高、飘的优良传统。在这届全运会上也体现了。关键是,要想在世界大赛上获得高分和奖牌,应该讲难度是不存在多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稳定性。现在,每一套动作中,一般有6串技巧动作,个别的有7串动作,如山西的向旭东。所以,自由体操项目的落地稳定性比起其他五个项目就显得更为重要。日本的内村航平的一套自由体操,虽然,他的D分并不是很高的。但是,他却能屡屡在世界大赛上争金夺银,就是,因为他的稳定性远远好于其他运动员。他的落地稳定性,一般均在90%以上。甚至六串动作全部站稳,也是很正常的。在本届全运会的8名运动员决赛中,仅仅只有获得金牌的穆济勒,在六个技巧串中,有四个是站稳的,占66.66%。获得第二名的孙冰和第三名的林超攀的成功率也在50%以上。他们之所以获得奖牌,靠的就是稳定性。提高E分,乃是当务之急!完成动作出界,也是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在决赛中,有2人次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出界。

  从参赛运动员的总的情况来看,在69名参赛运动员中,D分在6分以上的只有8名,占8.42。这表明,我们绝大多数运动员的自由体操难度还不是很高的,极待提高。

  难新动作:在这届全运会上,有两名运动员完成了F组难度动作:黄玉国的屈体前空翻二周转体180度。特别要提及的另一个就是就由湖北运动员周林枫完成的难度动作——前直1080度F组动作。这个目前世界上自由体操项目最难的动作是由日本运动员白健井上创造发明的,至今为止只有他一个人完成的。而周林枫在全运会上能完成这个动作,应该可以讲是世界上第二位运动员所完成的这个动作。其次,他还是用前团360度(C)——前直1080度(F);作连接,也是世界上第二位采用的运动员。如今,在我国既然有第一位运动员能完成,那么,就有可能希望出现第二、第三位等。这样,我国在自由体操项目上的水平又能上一个台阶。我们期待着。

  B)鞍马:

  表6

  共有69名运动员参加资格赛的鞍马项目比赛,占参赛人数的72.26%。

  在D分方面,超过6分以上的运动员有7名,占10.14%。获得决赛前五名运动员的D分,都在6.00分以上。其中,获得金牌的翁浩的6.5分的D分,是当今世界上最高的D分,无人可比。15.200的得分,是到目前为止在世界上是排名第三位。(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有两位运动员的得分分别在15.300和15.250)内行人都称“鞍马好练不好比”!在我国历届全锦赛和全运会上,在鞍马决赛中,总是会有若干位运动员在鞍马项目上翻身落马。但是,在这届全运会鞍马决赛中,参赛的八名运动员竟然没有一位运动员出现停顿,甚至掉马的严重失误,成功率位100%。远高于5月份武汉全锦赛的成功率。这么高的成功率在过往的全国大赛上是极为罕见的可喜现象。另外,仅从资格赛的成绩来统计,成功率也在75%以上。这就充分说明,我国体操在鞍马训练的手段、方法和指导思想等方面,已经有了新的进展!

  在高兴地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在鞍马项目上存在的问题比较突出的是,在完成“前移”和“后移”这两个D组动作时,双手支撑的位置,还是多少有扣分的因素。在完成“正和反交叉转体180度成倒立”的D组动作时,不少运动员还存在着不能一次到位,多少还有着用力被扣分的情况存在。许多运动员的下法动作,由于过于着急而没有成倒立的位置等。这些都是有待于进一步去改正和提高。除江苏的翁浩之外,还没有出现能让人惊喜和眼睛一亮的新手和创新动作。在赛场上所出现的成套动作的内容,仍然是那些基本套路和动作,十分雷同、毫无创新之感。而且,完成的质量、姿态、幅度等方面与之前的肖钦、张宏涛等两位鞍马高手,是不能相比拟的。

  在人才方面,除获得冠军的翁浩之外,肖若腾何邹敬园是我国在鞍马项目上的希望之星。如果,能在完成动作的规格、姿态和韵律等方面再精雕细刻一些。相信,在世界大赛上,我们在鞍马项目上,仍然会重铸辉煌的!

  C)吊环:

  表7

  参加资格赛吊环项目比赛的运动员共65名,占参赛人数的68.42%。D分超过6.00分以上的有13人,占参赛人数的20%左右。参加决赛的其他8位运动员,除上海运动员雷鹏在做下法动作出现意外的失误之外,其他七名运动,所展示出来的成套动作,无论是动作的难度,还是完成的质量和姿态,较之武汉全锦赛都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在D分方面,有六位运动员在6.2分以上。如果,把雷鹏在资格赛中的6.4的D分算进去的话,那么决赛中就有七名运动员的D分超过了6.2分以上,其中,5名在6.3分以上,这在世界体操强国中是领先一步的。获得前三名的平均D分为6.266分。(见表7)要知道,在当今世界上,今年最高的D分是奥运冠军——佩尔罗尼亚斯在巴库举行的世界杯系列赛上获得冠军的D分是6.3分。在全运会上获得前七名的平均D分也在6.171分。应该讲,目前我国在吊环项目上的难度(D分)在世界各国是属于领先的。获得金牌和银牌的刘洋和严明勇的15.3000分,在目前世界范围里,仅低于佩尔罗尼亚斯在欧锦赛的15.433分。这样的成绩是令人鼓舞和兴奋的。

  但是,在高兴之余,我们还需要清醒地看到,在完成静止力量动作和由摆动到力量静止动作时的身体位置和角度,除了刘洋完成得简直无可挑剔之外,其他几位运动员,都存在了一定的瑕疵。特别令人担忧的是结束动作的落地稳定性还是差一口气。在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仅仅只有三名运动员的落地站稳了。如果我们不忘记的话,在2015年世界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我国的“双子星”,就是在落地动作上出现了失误而与金牌和奖牌无缘。惨痛的教训应该是牢记的。但是,在今天的全运会上还是出现落地稳定性不高的局面,实在令人遗憾!

  另外还有一点,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所撰写的评论文章中曾指出,在吊环项目上总是觉得我们运动员在完成成套动作中好像还缺点啥?发觉包括金牌获得者佩尔罗尼亚斯在内的几位欧美运动员,在完成静止用力动作时,他们的手腕一反其他运动员那样的深握动作,而是,手掌是完全的摊开。好像是在告诉裁判员,我没有犯“过深握环”的错误啊!虽然,这样的表现是不存在加分的因素。但是,他却向裁判和观众展示了他们在完成力量静止动作时的轻松自如的心态和惊人力量的表情。在刚刚结束的欧锦赛的吊环项目决赛中,我们又看见了决赛的八名运动员,几乎又在向大家展示这样的表演——在力量静止动作中,手掌是完全摊开的。再看看本届全运会参加吊环决赛的八名运动员,我就特别留意这个动作。遗憾的是,没有一位运动员在完成力量静止动作时,能像欧美运动员那样完全摊开手掌的动作。是不行吗?我曾专门询问了几位教练员,为什么,中国运动员不展示这个动作?他们的一致回答是,没有这个习惯,也没有想过。问题就是出在平时的训练中不注意这些小节。但是,在水平相当、完成相当,不同的姿态和表现的情况下,这些看起来不重要的小节,就可能会置于你死地!我们总是在讲要与国际接轨、紧跟潮流。为什么,就在这点上不能跟上呢?

  D)跳马:

  表8

  共有71名运动员参加资格赛的跳马项目比赛,占参赛人数的77.73%,是参加比赛人数最多的一个项目。其中有16名运动员为了能进入决赛,选择了两个难度动作。这个数字比武汉全锦赛的10人有了提高。参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最高难度6分,只有1人次,比武汉全锦赛少了1人次。但是,5.6和5.2的难度分,占据了绝大多数。5.2分以下的难度动作已经不见踪影,比全锦赛提高不少。从这届全运会来看,目前我国的跳马项目的水平,无论是动作难度还是完成情况,是不容乐观的。(见表8)曾连续获得了2014、2015、2016和2017年四年的全锦赛跳马金牌和2013年又获得第12届全运会冠军的湖南运动员——屈瑞阳,对这枚全运会的金牌是信心满满、志在必得。在赛前他夺冠的呼声也是最高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屈瑞阳,在第一跳采用了超高难度的“侧手翻1260”的6.0分动作。结果,动作完成了不是很好,而且又出界了。虽然,在第二个动作完成了非常出色,并得了高分。但是,最终还是以极其微弱的0.033分之差,非常遗憾地与金牌擦肩而过。虽败犹荣,用这句话来形容屈瑞阳这块银牌是不为过的!

  落地稳定性的情况是十分不乐观的。就以决赛8名16个动作来统计。仅仅只有黄玉国和张义嘉的各一个动作站稳了,占12.50%。而且,还有4人次的不同程度的出界违例。(在武汉全锦赛的决赛中,竟然没有一个动作是站稳的)。跳马项目就一个动作,被称为“一锤子买卖”。落地稳定性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就决定运动员的成绩和名次。

  在这届全运会上跳马项目出现的问题,是由来已久的。即有训练主导思想问题,也有训练方法上的问题。希望,在这届全运会后,从国家队到各省市队,能真正从各方面来重视和认真对待跳马项目的训练。

  E)双杠:

  表9

  共有69名运动员参加资格赛的双杠项目比赛,占参赛人数的72.63%。双杠项目依然是我国的传统强项。仅仅从参加比赛运动员的D分,就可见一斑。在71名参赛运动员中,D分在6.0分以上的就有17位,占参赛运动23.94%。这个比例在六个项目中是最高的。

  而获得前八名的平均D分为6.28分,前四名的平均D分更是高达6.475分。最高的是获得金牌和银牌的邹敬园、刘榕冰和第五名尤浩的6.6分。(在资格赛上,尤浩和邓书弟的D分达到了6.8)。如果,加上邹敬园在武汉全锦赛上的6.8分的话,一个国家有三名运动员在双杠项目上的D分能达到6.8分,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见表9)而在世界上,到目前为止,在双杠项目上外国运动员最高D分是乌克兰的维尼亚耶夫在“美国杯”全能比赛中的6.7分。更为厉害的是19岁小将的E分。他的一套动作,简直是把体操技艺的魅力,作了淋漓尽致的诠释。9.300的E分,更是“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天下无敌。15.900的得分,到目前为止,在世界上也是无人可超越!

  在整套动作的编排方面,按照新规则的要求,对以往很容易造成扣分的“空翻挂臂类型”动作,在这次全运会上所参赛的运动员中都进行了减少。在决赛八名运动员中,仅仅在三名运动员整套动作出现了几个这样类型的动作。像获得金牌的邹敬园,整套动作就没有一个是“空翻成挂臂”类型动作。所以,这对运动员来讲,整套动作的扣分因素也就相应减少了。

  在结束动作中,参加决赛的8名运动员中,竟然有六位运动员采用了难度很高的“前空翻二周和前空翻二周转体180度” 符合潮流的高难动作,比全锦赛又多了2名,占了75%。这样为整体动作的难度分是锦上添花。

  落地稳定性在这届全运会上也有了长足的改进和提高,有5名运动员的下法是稳稳站住的,占62.50%。其中,就有三位运动员的下法是极不容易站稳的“前空翻”类型的动作。而全锦赛只有2名运动员是站稳的,仅占25%。在高兴的同时,我们不能小视落地稳定性的重要性!

  在本届全运会上,双杠项目出现了不少难新连接动作和高难动作:

  出现的新连接动作:“大回环成一杠倒立——希里 D+E”(湖南 谭迪)、“后上倒立成一杠倒立——希里 E+E”(贵州 王佳伟)、“后上转体270度成一杠倒立+希里 F+E”(贵州 王佳伟)等

  新高难动作:屈体田中(G)(贵州 邓书弟)

  出现的问题主要是集中在完成各种类型成倒立动作的身体位置,有的还不是很倒位;“空翻成挂臂”类型动作,身体伸展的位置,依然存在着较大的扣分因素。一些简单力量静止动作的时间问题,不是运动员做不到,而是在平时训练中,对规则理解不透、把关不严。希望,教练认真学习规则,更清楚哪些动作需要静止的时间是多少?从而,不要在这些简单的动作上被扣去不必要的分值!

  F)单杠:

  表10

  共有64名运动员参加资格赛的单杠项目比赛,占参赛人数的67.36%。D分超过6分以上的运动员共有8名,占参赛人数的12.50%。最高的D分是老将张成龙的6.6分。这个D分仅低于瑞士运动员——帕比洛在今年欧锦赛上的6.8分,列世界第二位。获得决赛前六名的D分均超过了6.0分以上,平均D分为6.266分。要比5月份的全锦赛有了不少提高。(表10)但是,就从这次全运会单杠项目的比赛情况来分析,我国单杠项目的整体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是存在着以定的差距。

  虽然,从D分上来看,仅从决赛的八名运动员的D分来比较,还是有进步的。问题还是出在E分上。在参加决赛的8名运动员中,最高的E分是获得第二名谭迪的8.333分。获得第一名的张成龙的E分仅为8.133,。之所以这么低的E分,1)主要问题还是出在运动员在做各类型摆动、转体动作时的身体部位的角度,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扣分,有的甚至到了扣0.5分的程度。一个只有0.1加分的A组的转体动作,却往往要扣去0.1分,甚至0.3分而得不偿失。2)其次,在完成“空翻类型动作”和“飞行动作”的时高度、身体姿态(如屈腿、屈臂、勾脚尖等)等,还存在着较大的问题。3)如今,有许多运动员都能完成“直体特卡转体180度”和“分腿特卡转体180度”等难度动作。但是,大多数运动员在完成这两个动作时,多少存在着转体过晚的问题。这样,不仅存在了一定的扣分因素,而且,也影响了动作的连贯和流畅性。这就要求在今后的训练中,在技术上加以改进。

  如今新规则对一些“空翻越杠类型”动作的难度价值,都进行了升值。但是,在参加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绝大多数运动员还是延续了那种“有空翻没有越杠”和“有越杠没有空翻”的老套路。仅仅四名运动员各完成了“空翻越杠”类型的动作。如要想提升D分的价值,就必须要在一套动作中,增加“空翻越杠”类型的动作。另外,除了提高单个动作的难度价值之外,那就是还必须要增加连接动作加分。新规则对连接又有了更严格的新规定,只有“飞行动作+飞行动作”,才有0.1或0.2的加分。但是,就以决赛八名运动员的成套动作来看,仅仅只有胡旭威有一个0.2的加分动作——直体特卡(D)——分腿特卡180度(D)。其他7名运动员,没有一位是有0.1加分的。而有0.2加分的“空翻越杠动作+空翻越杠动作”的连接加分,更是一种奢望的期待。我们要充分利用新规则的规定,既然胡旭威能完成,为什么其他运动员不能完成呢?希望,对这个问题能引起充分的重视!

  三、反思和建议:

  1)难度是基础:

  要想在世界大赛上获得胜利,难度依然是取胜的根本。这也是我国男子运动员在过往的历届世界和奥运大赛上取得胜利的立足之本。任凭规则如何改变和发展,这个“传家宝”是万万丢不得的。所以,在新的奥运周期里,我国运动员依然要把发展难度、提高整体动作的价值放在首位。只有在难度上压到日本等强国,就等于首先在气势上来压到和震慑他们。这是取胜的关键。

  2)质量是根本:

  要取胜,难度是关键。但是,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稳定的发挥和质量的优劣(E分),乃是获胜的根本。成套动作难度是固定的,而成套动作的质量是随变的。包括:动作的技术规格:转体度数必须要做足;空翻高度不能过低;在完成动作过程中的身体姿态,如:勾脚/绷脚;分腿/并腿;直臂/曲臂;身体挺直/塌腰等;完成动作的艺术性,如:成套动作的节奏韵律;表现力;观赏性等。特别是不能忽视一些低级别(A组)难度动作:如双杠项目的屈伸上、前摆上成倒立;单杠的屈伸上、反转正等的技术规格和标准。别小看这些动作,积少成多的扣分,就很可怕了。日本的内村航平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3)编排是钥匙:

  难度、编排、质量是组成一套动作的三个要素,三者缺一不可。人们在评论一套动作时总是较多地注意难度和完成情况(质量),却往往忽视编排。而教练、运动员则不同:每当在成套中添加新的动作时则必须要考虑到该动作的前后连接以及对整套动作的结构影响,如果不能满足编排的要求,该动作就必须舍弃。因此,只看到难度分和完成分而忽略编排,是对体操规则的片面的理解。同时,如果不重视编排在成套动作中的不可缺少的地位,训练中也就很容易出现盲目性。邹敬园的一套双杠动作的精心编排,就是最好的典范!

  4)继续加强全能运动员、特别是优秀运动员的培养。(总分在86分左右的)更要培养那些在一、二个项目上,有可能在世界大赛上争金夺银的优秀全能运动员。这对我国在世界大赛上的团体决赛中,更好地排兵布阵、掌握主动权、获得好成绩是至关重要的。并要在训练、比赛等各方面,对培养全能运动员上采取更好、更优厚的措施,让更多人喜欢和愿意参加全能训练。如果不狠抓后备人才的全能训练,我们在2019年新推出的国际青年锦标赛以及后面巴黎、洛杉矶奥运会上将面临团体水平明显下降的危机,因此希望接下来国家队的梯队建设以及全国范围的青训布局都要进行整体设计和安排。

  5)在充分理解新规则、学习新规则、掌握新规则和运用新规则的同时,要及时了解国际技术发展的方向和潮流,并保持一致性。所以,要让运动员,特别是优秀的运动员能经常参加国际比赛,特别是有影响的国际大比赛。这对于运动员的比赛经验提高、了解国际潮流和让外国裁判了解中国运动员是极其有利的

  6)在可能的情况下,可以邀请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国外裁判员来执法国内比赛,并邀请FIG技术委员会官员来国内赛事作报告和交流。从而让中国体操水平永远能跟上世界的潮流,让中国及时了解世界的最新方向,以至于不落伍。同时也让世界知道中国的体操现状!

  7)要实施“请进来 走出去”的方针。把一些有希望的后起之秀,有目的地派到美国等国一些优秀的体操俱乐部去训练。

  2017年9月30日

责任编辑: